末色纸茶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纸茶=318。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嘉金】冰雪上有火在烧(下)

·原作:凹凸世界

·配对:嘉德罗斯x金

·说明:全程Sex。

·内容:今天,让我们来尝试一下对话式嘟嘟嘟ヽ(・ω・*)ノ(欠了赤子爹 @赤毛池 好久的车……的下半部分,没什么营养OTZ 对不起——!)

·相关:冰雪上有火在烧(上)

 

个人嘉金档案       提问箱

 

“怎么找到我的?嗯?”

“你那么大个杵那是希望谁看不见啊。”

“这么久没见,嘴皮子倒是硬了不少啊?”

“那可不是,嘉德罗斯我可告诉你,你小爷我如今嘴上功夫可不得了!”

“哦?这儿?还是这儿?”

“停、停停停!我靠我说还不行吗?凯莉告诉我的!哎嘉德罗斯我还没追究你呢你倒先追究起我来了啊?”

“啧,我说你个路痴怎么……让你好好呆在国内等我回去,你为什么不听?快、回、答、我。”

“嘶……慢点先让我找找钥匙……你别咬我耳朵!你就这么一声不吭地跑了我能不着急吗?你以为自己小言男主呢?我男朋友跑不见了我不得赶紧去找啊?我下半辈子可还靠着你呢大兄弟,你这么一走了之是不负责任知不知道!放在我国人民口中那是渣男!要遭天谴的!”

“……你这都从哪学的?傻。”

“你说谁傻呢?你这话从中学开始就没停过!等等你别这么过来我撑不住你……嗷!疼疼疼!”

“哟,以前不是挺喜欢这样的吗?嗯?让我想想,你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角落里吧,正好能把背部卡在两边夹缝里,看我怎么上你。”

“滚滚滚!你怎么就这么色的啊嘉德罗斯!”

“谁让你诱惑我。”

“你耳朵红了?那是红了吧?你居然会害羞?!”

“闭嘴!渣渣!”

“靠你慢点扯啊嘉德罗斯!这可是我正经上班要穿的工作服!”

“你要是乖乖听我的呆在国内,哪用得着来这受气。”

“那可不见得——我瞧着这份工作就挺好,比在国内当家里蹲舒服多了。哎指不定现在还得我养你呢是吧音乐学院研究生大才子?”

“得了吧,你把自己养好就不错了。我……用不着你多管闲事。”

“嘿你给我起开!你这人怎么就那么犟呢?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现在还这么生分,那以后也别过了!”

“……”

“好吧……我有点太激动了。我的工资确实不多,养不起你也是正常。但是有些事情……一个人总没有两个人好过。嘉德罗斯,你这么聪明,你应该懂的。”

“……金。”

“我知道!你是不是感动得要哭了?来吧来吧,快来我的怀里吧!给你献上最温暖的怀抱哦!”

“切。”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喂!嫌弃什么啊我可是你亲自挑的男朋友!等会儿你什么时候把我裤子扒掉的?”

“废话太多。润滑剂?安全套?”

“唔……进屋……床头柜里面……嘉德罗斯你是不是自己经常撸啊,技术明显变好了嘛!”

“我看你骚话挺多啊?跟谁学的?老实招来。”

“你管我跟谁学的呢!”

“你以为我没办法治你么?抬腿,忍着点。”

“啊……等一下,换个姿势,你转过来。”

“干嘛?”

“你就这么憋着……难受不难受啊嘉德罗斯?”

“靠……只准舔不准吸!”

“你又脸红了吧。”

“能从一团漆黑里看出脸红的人心里是有鬼吧。”

“你瞎说!”

“等等,你听到什么声音没?”

“啊是钥匙……我去不会是老T回来了吧?我看看去?”

“别跑!”

“嘉德罗斯!你这是想要我明天菊花残满地伤吗!居然直接戳进来……很痛的好不好?”

“我看你是想让我就此萎掉吧?你刚刚松嘴的时候可是差点磕到我孙子……不准跑,哪有正在兴头上跑去管人家闲事的。”

“小伙子你很冷静嘛……个鬼啊老T是我合租人啊!他这是要上来了啊!”

“慢着,你放松点,都紧得挤到我手指了。这边隔音效果不怎么样,你先咬着枕头。”

“你不要动啊……我、唔……不是你还要做下去啊?!”

“不然呢?我们在你的卧室里,这就足够了。只要不是好奇心太旺盛都不会去管别人家的事情,这是这里生活的原则。”

“你说是就是吧……我放弃抵抗了。”

“那就换个姿势吧。”

“你又想干嘛!”

“渣渣,你这样很辛苦吧?趴着能更容易咬啊。”

“你这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是怎么回事啊!你才是和谁学的啊!”

“少说废话,快给我趴着别动。”

“好的嘉德罗斯少爷,对不起嘉德罗斯少爷。”

“扩张得差不多了,不介意我进去吧?”

“你哪来那么多事……别唧唧歪歪的快进!”

“注意音量,渣渣。”

“我都听到了好吗!他已经走了!”

“走了?”

“嗷!你进来之前能不能提前打声招呼?大概是去找他相好的了。他每天晚上都这样,第二天准喝得酩酊大醉回来,上吐下泻的,搞得自己浑身发臭不说还理所当然地翘掉第二天的班……你怎么还不动?听故事听上瘾了?”

“渣渣,这可是你让我动的。”

“哎等……啊!别!呃靠太大了你就不能收敛一点吗!”

“不行,我可是忍了这么多年了。”

“我TM就不信你不会自撸!”

“哪能有你这么带劲啊?”

“为什么你那么自豪啊???”

“你配合点,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学点技巧吗?”

“你也敢说啊嘉德罗斯?你不在我上哪去学技巧去?”

“……也是。那……明天开始,我允许你尽情拿我当试验对象,渣渣。”

“为什么还要等到明天哦?”

“因为今天,我会亲自伺候你到爽。”

“你别提我腰!呃啊——嘉德罗斯你别摸!等会、等……太深了……”

“渣渣,多叫两声,我爱听。”

“我真是服了你了!慢点、哈啊……你都快把我怼到床底下去了!”

“叫你叫床,没让你吐槽。我不高兴了啊。”

“你怎么还这么矫情的?行——啊!嘉德罗斯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嚯啊——怎么样?”

“魔音灌耳。渣渣,你还是别说话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的!”

“嗯?”

“呜……别!别戳那里!我、我腰软……啊!”

“射了,看样子还挺多啊。”

“你就知道嘲笑我……看你能比我好到哪里去!”

“哼……起来,还不到你休息的时候。”

“喂你这个家伙到底为什么体力这么好啊!可恶!”

 

(完)

 

2018.06.12


评论(14)
热度(140)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