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纸茶=318。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穹天】搅风尘

·原作: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配对:东方芜穹&卜算天(&表示非CP)

·说明:无。

·内容:字数不多,大概是个随笔的样子。台词均取自原作。我也没想到我居然会有写BG的一天……与其说是CP,不如说是一种我所向往的相处模式吧(那个坐姿真可爱)。(其实如果这俩人不谈恋爱光谈合作,至少在某个以节操为计算单位的领域完全可以把天道掀翻啊……正剧里的话,结成地下联盟也不是不可行啊???!)

 

“拥天道使者入怀,却如温香暖玉,叫人爱不释手呢。”

或是怜悯,或是怜惜,当东方芜穹发现自己总是不自觉地注意那位神秘莫测却又着实美丽动人的天道使者时,他已抹不去眼中那一道清影。最初只是为了试探,他以过往名声作遮掩,故意接近卜算天,却没能弄懂她一丝一毫。后来恰逢其会,在东方纤云与玄门宗众对峙之时,他将人拿在身侧,是要设法再行试探的,却没想到对方敞亮说话,倒显得自家狭隘了。

东方芜穹泼墨纸上,勾勒眉眼,未竟,复又取来一张。

他请算天画上坐,他把多情墨里说。许是那一丛不见形状的情绪模糊太过,叫他无处下笔,终成了星星点点,却似是星轮回转、道途难测。东方芜穹摇了摇头,道:“美人难请……究竟是难请啊!”遂搁笔拂袖而去。

 

一日,龚常胜入得室内,忽然见了此画一角,问及东方芜穹。

东方芜穹是记得的,他曾问卜算天:“这天下之事,难道就真的没有一样是出乎‘天’意料之外的吗?”卜算天也如他今日这般默然无语,随后干脆回了他一句断言。而他东方芜穹,却是不信的。他也晓得卜算天定是知晓他不信,才说了那许多话,或许字字句句斩钉截铁,重如千钧,可其真意,难不成就真的是顺从了那“天”的么?东方芜穹垂立半晌,才取了画卷展来一观。他看了三眼:一见去情,二见明心,三见却倏忽一笑,将那画烧了个干净。从此道心明定,却是对将来要走的路途,更加坚定了几分。

龚常胜向来知道这位大师兄做事自有其道理,却一直没能想明白那日展颜之意。只是能让东方芜穹一笑的事情何其多,他也并无探究的想法,因而按下不提。

 

与人斗,与鬼神斗,与天地斗。自走上修仙一途,别处便无路可走,只有一路争斗下去方是正道。管他正邪两路,都不过如此。

他还早得很吗……这便是说,时机未到?

天道使者特意说起,他东方芜穹自然闻弦而知雅意。只是那双金红眼里思虑愈重,少不了又起探究之意。

 

而远隔千里的算天却是若有所感,了悟般看了眼天上,终于如释重负,嘴角微翘,像是有了温度。

她算天与天下人皆无缘分,因而可渡引天下人。东方纤云可渡,东方芜穹亦可渡,只不过一明一暗,这是走了一步险棋。却不知,天道吃不吃得下这一着?

 

(完)

 

2018.06.09


评论
热度(16)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