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纸茶=318。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武任】抛红豆

·原作:梦塔·雪谜城

·配对:武伽x任小冲

·说明:有战损。不知道是什么AU反正不是原著。

·内容:铁汉子武伽的后半辈子。

·BGM:番凩-しゅーず / ココヤシ

  

 

从前有个红枫化成的姑娘,为了还恩情,在恩人的村口站了百年,最后在一场大火里化为尘灰。第二天早晨人们起来的时候,发现大家都躺在一片焦黑的土地上。然后所有人都哭了。

 

 

村口住着个铁汉子,身上有旧伤,村里人都不太敢靠近他。只有孩童们不怕这个人,总是跑到他院子里去偷吃果子,就算明知被抓到会被打屁股也死性不改。初来乍到的时候,铁汉总是显得十分严肃,下起手来也不知轻重,但后来不知怎的,只是象征性地揍两记就不会再来问责这些小毛贼了,反倒会沉默地摆摆手退回屋子里,甩出来一个包裹,叫他们快滚回家。孩子们都是记吃不记打,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后来俨然将这发展成了一项日常活动逐渐普及全村,隐隐有向周边村落推广的趋势。铁汉也是恼了,拿荆棘条把围墙和门都围住,只留下一个极高极高的缺口,挂上小小一份果子,言及谁能摘得便是谁的。而他自埋了只叫花鸡在一旁,手持一鱼竿垂钓。

他的名字是武伽,听说以前是在前线打仗的,但没几个人信。打仗归来的可都是贵人,是要到京城楼上去坐坐的,哪可能流落到他们这边陲小村里默默无名呢?许多人都以为武伽是个恶人,因此更加不敢去招惹他,见了他这一招,慌忙约束自家子女,不叫他们冲撞了武伽。只有一家人例外。

 

武伽把鱼提了一串,其余都放回去,这才往村里面去。走不到几步,就到了一间破败屋子,里面传出来一声唤,叫的却是武大人。他不吭声,静静站在外边候着,过了一会儿才见一个瞎了只眼睛的婆子出得门来,要向他行礼。武伽忙上前一步扶住了,把手里的鱼交给她,扶着她回屋里,又沉默地离开。婆子在他身后叹了口气,微不可闻的,长到天外去。她像是有些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却是没有武大人这般沉稳的。

那小子,毛躁、不安分,遇事怕是担不了的。独有的优点就是孝顺,或许还有讲义气。

随后她摸索着往深里去,在厨房把一条鱼做成汤,和饭吃了。再把剩下的鱼腌了,挂到房檐底下。那里已是满满当当挂了一圈,却不见武伽来取走一条。她心里知道是有原因的,却猜不透到底是什么缘由,能让这位惯于上阵拼杀的战士心甘情愿放下武器和荣誉,来到这里,心甘情愿服侍一个糟老婆子。

 

像这样日复一日,已是好几年了。她总觉得武伽有事要跟她说的,可她等了许久,也没能等到一句交代。只有定时来她这的鱼是绝少不了的。

 

武伽摸黑起来,点了个油灯。桌上剩了小半只鸡,他也不管自己饿不饿,先吃了再说。他已经不似年轻时候,胃部经不起折腾,这一番油腻下肚,又是和着许多汤汤水水才下了去的。吃的时候得细嚼慢咽,可他在前线的时候速战速决惯了,这么多年也改不过来,不慎呛了个正着,咳得昏天黑地不省人事。他掀了桌子滚在地上,鼻端闻见灰尘味道,比战场上的少了几分焦腥气,多了点人情理。

就在这时,腰后忽然传来一点“咯啦”声响。武伽脸色一变,忙往后摸了两下,却只摸到一手碎末。他怔怔看着手里的碎屑,倏然收了手握成拳头,只觉得眼前有个影子飘然离去了,飞到天穹顶上,又化成雨丝落下来,回到他最后一刻一直想回来的故乡。

 

隆隆雷声炸响,有道闪电打在村口一棵树上。那是棵红枫,年年盛时都能带来村里最美的景色,只可惜一朝天劫降,树干被劈了一半,眼见就要活不成。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武伽接到了任阿婆的死讯。

 

 

 

后来红枫姑娘护下的村子里出了个小伙,刚正不阿,被家里送去军营里。学了一身本事,立马就被派上前线了。他在前线浴血拼杀,是人人皆知的铁汉子。这样的铁汉却治不住一个人。那是从牢里放出来的小毛贼,只不过是充作兵力送来的,谁也指望不上他。只有铁汉子不管,在他手底下的人,怎么能怕死呢。他总是捉来小毛贼,训他,不完成任务就不给饭吃。小毛贼偷了人家的鱼,他却也亲自去低头认错,回来把人一绑扔到旗杆顶上,不喊三百声对不起就不放下来。人人都说他像人家老爹,只有小毛贼老是喊他孙子。

有一次战况实在危急,铁汉子趁着外头有人掩护,从裤兜里掏出带血的信物,要跟小毛贼互换。他说要有谁出了什么事,另一个人就得把信物交给他的家人。小毛贼吹嘘说,那你可交不了差了,小爷我子孙遍天下呢!更何况上有好几个老的,就是平辈也不少。嘿,乖孙,你待拿什么东西去?铁汉子盯了他半晌,从他鞋底搜刮了一颗私藏的红豆下来,又抽了他一块鞋垫,据说是他老母亲手缝的,足以证明他的身份。

结果只那一次,小毛贼怂了一辈子,最后就护了他那么一次。

铁汉子顺着夕阳的光照来到一个偏远村子,拿着两个人的信物,站在小毛贼家门口。原来他家里其实没什么人了,只剩下一个老眼昏花的娘。铁汉子就住下来,照顾她直到她死,后来凑钱给她厚葬了,把寄托儿子神思的鞋垫也放进去,随她到墓里。老屋留下来,铁汉子住到里边,独自一个人住到了老死。

谁也想不到他是战场上退下来的勇士。

知道些许的人都以为那老娘有个姑娘,是他心爱的人,才让他心甘情愿服侍了这么久。都叹一声:这姑娘不见踪影,倒是可惜了他这痴情种子。孤身一辈子,到老也不知道能不能有人侍奉。这一声叹如若传到天外去,也不知道会否惹小毛贼发笑呢。

 

(完)

 

2018.06.09


评论(6)
热度(16)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