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纸茶=318。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嘉金】无雨不夏

·原作:凹凸世界

·配对:嘉德罗斯x金

·说明:现代AU,伪骨科。(可以当作《深索》同设定后续。)

·内容:献给三党们,夏天好(´・ᴗ・`)

·BGM:Flower Dance-DJOkawari

  

 

个人嘉金档案


人生会在这短短三天里拐个弯,有些地方甚至只要两天。在这段时间里,很多人还没来得及去想些什么,就恍然发现一切都已经过去了。金同样没能对这句话剖析出什么。直到走出考场的时候,他都还是和以前一样,脸上挂着笑。即便在见到同学的那一刻他立刻皱出了一张苦瓜脸,但他的情绪明显没怎么受到影响。

“考得怎么样?”

“最后一道题没写完就收卷了啊!”

“别说了,心里都是泪……”

“哎,金,你怎么样啊?”有人问到他了。

 

这个时候的天气很奇怪,天空是一片灰色,见不着太阳,景物却都刺眼得很。金有些不适应地眨了眨眼,注意到地上还留着几个小水洼。上午考试的时候他听到外面淅淅沥沥的声音了,只是那时因为要埋头做题顾不上许多,仅仅在心里猜测或许是下雨了。就是这样一个念头,也是飞快掠过心头,留不下多少痕迹的。然而在一场紧张考试结束之后,他却似乎还记得这么一件事情,也是惦记得过分了。现在看到这几个水洼,像是松了口气似的,连带着他再看其他事物的时候都多了几分仔细认真,少了些许惶惶。

 

听到有人问话,金立马回了:“还不是那样嘛!安心啦安心,总不会比平时还差的!”

如果这句话放在平时,大概立刻就会有人跟他抬杠,少不得要讽一讽刺一刺他。谁都知道他总是垫底,还时常不上心,名副其实吊车尾。但是现在却不一样,大家像是突然多了很多心事,一句话要在嘴里反复碾磨好几遍,最后也不一定出得了口。有些人把愁绪揪在眉头,有些人把慌张捧在心口,都是不知道该往哪去的人。这样下来,场面倒是安静了几分。

过了半晌,有人迟疑开口:“我妈要来接我了,得先回去收拾下东西。”

“哎哎,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回去。”

“有没有今晚赶火车的,搭个伴呗?”

还有已经等不及开了机联系家里的:“嗨,轻松搞定!今晚我要吃大餐!”

一时间黑压压的人群散了开去,三三两两地分流到四面八方。照金的性格,这时候他应该拉住几个相熟的同学,约定一个时间,去某个不知道开在哪里的KTV,或者是大家都肖想已久的酒吧,大肆庆祝一番才好。只是到了要伸出手去挽留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心里压得沉沉的,就没有动作了。

他像是斜着飘出去的一颗雨珠,和他的直直坠向大地的同伴们分道扬镳了。他以前总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要走到这里来的,可是真的到了这里,他又开始不确定起来了: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不怪他,在这个充满雨水的夏天,所有的空气都是黏稠的,甚至能粘住人的手指。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说,这样怪异的天气是陌生的,是背离自然道理的。也就是金这一辈的年轻人对此习以为常。不那么难熬,甚至有几分舒适,除了湿凉的雨水稍微惹人嫌一点,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地方。如果还像以前一样,稍微动两下就满头大汗,过不了半个小时手机屏幕就烫得烧手,那么夏天的吸引力还能剩下多少呢?在这样的天气里,人总是容易从骨头开始发霉,也就比从前多了更多时间去胡思乱想,想的东西都有那么点不切实际。

 

金退到一旁的教学楼里,这里已经是空的了。

几个小时以前,几天以前,甚至一周以前这里还塞满了人,学生和老师在这里为最后的战斗做准备。一张卷子就对应着一杯咖啡或是茶水;从前门进到后门出,地面上撒满了或是黑白或是花花绿绿的草稿纸;学生坐在凳子上,从跟自己脑袋差不多高的书堆里随手拿出一本,看也不看就知道是合用的。

这里是实验教学楼,因为平常上课的地方要用作考点,他们才要搬来这里复习。这里的课桌没有柜子,学生们从教室带来的东西都放在行李箱里,考卷和复习资料摊在桌子上,几乎将实验器材淹没。乍一眼望去,还以为是老师值宿的地方。

现在再看,却已经没留下几个人了。仅剩的几乎都是跟他一样没带伞又没人陪的,有的正在黑板上恶作剧,有的则聚在一起说些闲话。这场面太过悠闲,如果不是教室布置不太一样,他几乎要以为现在正在上全校最水的活动课了。

 

本来跟嘉德罗斯说好要去宿舍汇合,眼下却没带伞,金只好去教室碰碰运气,指不定他那一堆教辅材料底下就藏着一把被他遗忘多年的伞呢。

到了地方,看着一大堆没收拾的书册纸页,他也是犯了难。虽然昨天晚上全校一块经历了一场扔书狂欢,但他属于比较珍惜用过的东西的那种人,所以不管是教科书还是做过的试卷全都还保留着,不像嘉德罗斯无事一身轻松,早早地就空了个干净。大前天晚上放学的时候他就看到嘉德罗斯把复习资料全收起来了,他还以为是要带回宿舍,以至于跟着嘉德罗斯走到垃圾桶边上的时候,整个人还有点傻。“咣啷”一声,捆得乱七八糟的资料翻进了黑深的垃圾桶深处,嘉德罗斯的动作干脆利落到令人哑然。

“还愣着干什么,快跟上。”嘉德罗斯瞥了金一眼,自顾自往前走。

现在想想,当时为什么就愣住了呢,明明就该上去一顿揍!金愤愤地想着。

 

由于父母长期不在家,两个人又正值升学关键期,于是高三的时候就申请住校了。原本临时申请是很难得到批准的,巧的是有两个高一新生没来报到,据说是去了更好的学校,也有说去了国外的,总之得了两个空,可以让他们补了。考虑到他们俩的情况,生活老师又特意把他们安排到了一个宿舍。

其实当时嘉德罗斯是不太乐意的,毕竟除了兄弟之外他们还有另一层关系。在家里就算了,到外面来参与集体生活要还跟金朝夕相对,难保哪天就擦枪走火了,到时候能怎么说?还是金激了他一下,悄悄在他耳边说你这都忍不了还算男人么,嘉德罗斯才嘴角抽搐咬牙切齿地答应了,搞得当时在场的老师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这位天才少年是不是跟传说中的那些人一样哪里有点异于常人——比如面部神经。

种种原因综合下来,导致嘉德罗斯在整个高三的时间里都对金爱答不理的,颇有些别扭。任金是好言相劝抑或恶声恶气都不改作风,最后只好随他去。

只不过最近好像稍微改变了一些?金蹲下来收拾东西,伸手一摸就摸到了箱子里藏得严严实实的电子产品。想起昨天和前天晚上嘉德罗斯发来的催促他早点睡觉的短信,他心里忽然一松。那家伙也真是,关心人的时候好歹也坦率一点嘛。

 

突然一声响雷炸开,金脸上顿时空白了一秒。然后他才意识到雷声响起的同时,教室门似乎也被人猛地踹开了,所以才发出了这么大的声音。还没等他回头,旁边的桌板又震了一下,他心里顿时有了猜测。

回头一看,果然是嘉德罗斯。

“看什么看?”

“看你好看啊。”金乐呵呵地冲过去一抱……抱住了自己的背包。

“渣渣,你胆子倒是肥了啊。”嘉德罗斯懒得跟他扯嘴皮子,把屁股往桌子上一放,就敲他桌子,问道,“叫你早点过来,你人呢。”

“我、我这不是来找伞呢么……”

“我早上塞给你的那是什么玩意儿,你倒是跟我说说啊?”

“呃……这个……”金的眼前瞬间闪过了掉落的鞋带以及被他放在一旁桌子上的伞,“对不起——!我忘在家里了!”

“哼,就知道你没记性。”虽然是在生气,但是嘉德罗斯的话里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金是不指望自己能搞懂这个臭脾气的家伙了,小心翼翼抱着背包到一边去检查有没有遗漏,然而打开来一看,里面的东西都绞成了一团,实在不好动。

他们的东西都不算多,因为家离学校近,所以周末实际上都是回家过的,基本上也就几件衣服要带回去,其他的都扔了不管了。嘉德罗斯的收拾方式显然比他能想到的还要粗暴,一齐卷进背包就没管了。金也没高兴细查,拉上拉链,甩进行李箱,打包带走。

外面雨下得纷纷扬扬,两个人挤在嘉德罗斯那一把伞底下,身不由己湿了半边。

 

“又下雨了啊。”

嘉德罗斯没回话,只是“嗤”了一声。

金也晓得自己这句废话得很,就没再吭声了。

 

赶到家里的时候,承诺回来看他们的父母还没有到。其实他们很清楚,都这个时间了,多半又是有什么事情拖住了,明天能不能看到人都难说。于是两个人默不作声地分头行动,一个先去洗浴,另一个则是换上居家服,然后把两人身上脱下来的连同带回来的都扔进洗衣机,也不管卷不卷得动。

他们就好像突然长大了一样,曾经的血气方刚转变了不少,少年模样逐渐蜕下,慢慢地有了成年人的样子。他们身上有些东西正在跟着他们一起成长,而另外的那些,却是注定要留在原地不能带走了。

嘉德罗斯凝神盯着洗衣机转筒,忽然微不可察地“啧”了一声,一路走到浴室门口,伸手就把家居服脱了。正要随手扔下,却又顿住,放到了一旁的置物台上。他敲了敲门,显得很有礼貌似的:“渣渣,你怎么这么慢?我进来了。”

金有些慌乱的声音穿雾而出,在开门声的遮掩下显得模糊不清:“喂喂喂?!等等你慢着!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出来了!”

 

一通折腾之后好歹是洗完了澡。金像没骨头一样坐到房间飘窗上,懒洋洋靠在墙壁上。嘉德罗斯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进来,跟他面对面坐着,顺手把背包扔给他,说道:“衣服我给洗了,你瞧瞧有没有没拿的。”

“就算漏了什么也没办法回去拿了吧……学校早关门了。”

“大不了再翻一次墙。”嘉德罗斯淡淡道。

金想起了高一时候干的那些坏事,想到同班居然还有个男生因为翻墙翻得太吃力而掉了只鞋子,想到三年里各种各样的类似的糗事,直笑得打了个喷嚏。嘉德罗斯不动声色地捂住了同样有点痒的鼻子,嘲笑他笨蛋才会感冒,惹得金终于忍不住下手打他。

 

像是都结束了,但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

 

原本在心里鼓动的一些莫名情绪也逐渐平息,虽然耳边十分吵闹,心里却不可思议地安静下来,只剩下微澜起伏,如同午后的池塘。

 

家门外传来汽车鸣笛声响,再远处亦是逐渐走出了行人身影,远到天际,则渐渐漏出了万千金色阳光。金冲嘉德罗斯笑了一笑,彼时正巧阳光大盛,嘉德罗斯一时愣了神,被飞来的枕头迎面击中。两个人互相追打到了客厅里,不那么和谐的打架场景差点映入刚刚回家的父母眼中,又立刻扭曲成僵硬的兄友弟恭的画面。

金看着身披霞光进门的父母,忽然意识到夏天真真切切地到来了,除此以外,等待他们的还有暑假,以及远比那转瞬即逝的几个月要更漫长的人生。原来他其实也没必要想那么多,继续走下去不就好了。

 

“老妈,爸,我这回考得还不错,有什么奖励没有?”

 

(完)

 

2018.06.08


评论(6)
热度(51)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