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纸茶=318。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冰芊】青石路

·原作:梦塔·雪谜城

·配对:华月冰x成芊

·说明:无。

·内容:古代AU,从闺中密友到不死不休。有私设注意。(怎么你写什么都有私设!)

今天刚被安利,回宿舍一看就收不住了TAT想写点什么,却又苦于喜欢的小姐姐们都还没出声(好歹有个出场了OTZ)……没手感所以写得很差劲,慎入。

·BGM:芊芊(Cover 回音哥)-宇西

  

 

人间不过一声叹,几时回首不算晚?

 

漫步青石路上,闻雨淅沥。成芊打伞而来,全身上下只见黑红两色,却是个冷酷模样。过了转角,她停了步子,袖里锋芒微露,直指向对面气息微弱的人。

“明知回到这里是自寻死路,你为何还要回来?”

华月冰自咬碎了牙,吞下一口血去。她摇了摇头,强撑着坐起来,靠在滑腻腻的一片青苔上,很是无所谓地道:“呵,就知道你个小妮子,终究是什么都不懂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倒是我眼下这落魄模样,却要劳烦大小姐亲自动手了。”

闻言,成芊手中飞刀立时脱手。却不知为何,在即将飞离之时被她阻了一阻,因而没能击中要害。华月冰笑了笑,抬首穿雨望苍穹,眼中映着丝丝雨线,练成一片蒙蒙迷雾,她把这想成是天意要她作最后的交代。

 

“你去这个地方,我所有的东西都在那了。”

 

成芊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听华月冰的话,明知道自己应该早早回去上交任务,脚步却不由自主偏向了那人所指的方向。到了地方,一见招牌,是一座酒楼。她知道这里,也曾来过无数次。这是能做出全天下最好的小绍兴鸡粥的地方。

当年第一次来,便是华月冰携了她来的。那一天晚上,她们偷了小厮的衣裳,从府中翻墙而过小跑着来到酒楼门前的时候,气息尚且不平,口吐出道道白气。华月冰见她冷得很,一边嫌弃,一边还要将她焐在怀里。那时候她还是会笑的,可如今脸上却已经做不得动作了。

成芊举步进门,要了一碗小绍兴鸡粥,小口地吃起来。她应当是在等一个讯号,以便知晓下一步该做什么,但她吃东西的时候却又不像做做样子,而是异常珍惜,仿佛饿过很久的人。只是吃了两口,却觉得粥越发的咸了。成芊不由自主地放下箸子,若有所感地看向酒楼窗外。

当时雨下,久已未歇。大雨把地底下的东西都翻了出来,好似要把旧账都算个清楚。她眼尖得很,正瞧见门口大树的树根边上冒了一点寒光,似是因泥土渐去,有什么物件露了出来。她一怔,忙下了楼。

 

飞刀入土,恰似划破了眼前尘雾。成芊仿若看到了一大一小两个小姑娘,背向浓重夜色往黎明跑去,在树底下停了一停,把两样东西埋了进去。成芊伸出手,就把它们又挖了出来。

 

她想到小时候。她的智力发育比平常孩子还慢,华月冰应了母亲的话照看于她,却也嫌她得很。带着她的时候,华月冰也不闲着,总喜欢做些小东西,偷偷拿到市场上去卖,赚点小钱,转眼就花了出去,有时是买点零嘴解馋,有时则是添置点小巧首饰。虽则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但胜在新奇,总是叫成芊看得目不转睛。

难为华月冰也会大发善心,见成芊喜欢,偶尔施舍她一些点心,然后就要赶她,免得她打扰自己做些小玩意儿。殊不知,成芊最喜欢的还是看她做东西时的模样,因而总不肯走。华月冰一时急了,两人推搡起来,还险些让成芊磕了脑袋。自那以后,华月冰待成芊很是小心了一阵子。

 

而此时雨水爬了满面,成芊却觉得仿佛是华月冰就在身边,正用与那时一般无二的慌乱指头摸着她的头脸。那人的纤纤十指把她捧在手心里头,唯恐磕了碰了。她忽然知晓那原是个有心的人,只不过总是浑不在意地做着无心的事罢了。

 

成芊看了看手里的两只竹鸟,制作还算精巧,只是过于简单了,更何况上头还沾满了泥沙,本来应当是入不得她的眼的。只是这里头,一只是华月冰为她做的,一只是她为华月冰做的,却是极珍贵的东西了。

这一回,华月冰没有骗人。长年累月的奔逃早已耗尽了她身上所有的财物,而她所要死守的秘密也只藏在她脑袋里,除了埋在这里令她时时挂念的小小竹鸟,再也没有什么可称得上是她自己的东西了。

年年岁岁,又岁岁年年,成芊已不知自己同华月冰纠缠了多少个年头。到头来才蓦然发觉,她再也不会笑,或许只是为了这人好好地哭上一场。

 

从此,两不相欠。

 

(完)

 

2018.06.04


评论
热度(5)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