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纸茶=318。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盖伏】微醺

·原作:漫画《魔王不死传说》by银色铃声

·某官方番外的衍生,补刀慎入,剧情捏造慎入。

·无明显cp向,OOC没有我也不造。设定有点模糊,凑活看吧_(:з)∠)_(其实是我不太记得了(x)

 

盖迪恩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到新王国成立的周年庆典的时候,他就会跑到现在只有他还记得的魔王洞穴那里去。

他已经不记得过去了多久。漫长的流浪磨坏了他的脑子,旅途之中看遍了的东西更是让他感到无比的厌倦。有什么东西在日复一日地流失,可能是记忆,也可能是情感,唯一支撑着他继续往下走的或许只有还在天上飘着的布雷伏了吧。

 

哪怕现在对方连个形貌都没有。

就算有,他也记不太清楚了。

 

他打开一瓶酒,从随身带着的布包里找出两个小杯子。

杯子的外形不太符合他的性格,显得特别华丽,硬要说的话,更符合某个曾让他印象深刻的疯子的风格。不过这是别人送他的,为着喝酒的时候能用用——偶尔还能伪装一下布雷伏还在的假象——他也就收下了。

其实他忘了,布雷伏和他一样,在喝酒这件事上一直都很弱鸡,只不过他是受了点训练才能比对方好一点罢了。

 

不,其实他记得的。

他曾经因为一件急事要出去,坏心眼地做了个烈酒蒸蛋给布雷伏吃。

那家伙太吵了,明明早就不需要吃饭了,却还是忍不住要叫肚子饿。跟他说了多少次,干脆就直接杀掉一些人来给他续命,顺便解决肚子饿的问题,他还偏就是不听。

世界上怎么会有布雷伏这样的傻子呢?

他还怎么就摊上这个傻子了呢?

但是呢,盖迪恩眼角带上了些薄红,他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两杯,装作对面有个人一样,对着他说,谁叫我就是愿意呢?

 

布雷伏缠得他实在没办法。况且,有些时候他嘴上说想把他给丢了,实际上心里也挺记挂着的,丢了又不舍得,不丢却又嫌烦,有些时候也就只能靠使劲逗弄来缓解内心无法消解的郁结之气了。

但是就连他自己也闹不明白,就这么逗着,怎么就能逗出感情来了呢。

那么懵懂的,无所适从的,慌乱的无措的情绪,让他错手把盐放成了糖。

当布雷伏像小狗见到肉骨头一样往蒸蛋扑过去的时候,吃了第一口就被征服了。

好甜啊,他傻乎乎地笑着对盖迪恩说。早已不复人类手指的爪子依然习惯性地放到了嘴唇边,舌头伸出来就舔了下,一个不慎就牵出了一点血丝。

你怎么就是记不住呢?盖迪恩的眼神深了,倒像那血渗进了他的眼睛里。你现在是龙,不能随便出去,不能随便见人,不能随便……

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盖迪恩你是老妈子吗!

 

不,你从来都没有真正听过我的话。

你永远都记不住。

永远。

 

盖迪恩又喝了两口酒,这一杯一口,那一杯一口。

唇两次印在相同的位置,几乎给他一种间接亲吻的错觉。但根本没有那回事,一切都是他的自作多情。

 

布雷伏跟伊特诺争抢着烈酒蒸蛋,甜丝丝的,两个人都喜欢。

怎么办呢,只能一人一半啊。

于是等到月上中天,盖迪恩都已经回来的时候,两个人都闹腾不起来了。

布雷伏的尾巴轻悠悠地小幅度地甩着,睡着了也不安分得可以。盖迪恩也不知道怎么就被蛊惑了,轻轻地凑近了对方。

他发誓,他只是想闻闻。明明放的是盐,怎么会变成甜的呢?

他有些不好意思,却又觉得自己理直气壮。他蹑手蹑脚地凑近对方,接着,他就嗅到了细细微微的香气,的确是有点像甜味的。

 

但这其中还有着点腥气,他猜是布雷伏变种之后自带的,不好闻,也不难闻。

硬要说的话,跟金属的味道有些相像吧。

他其实有些生气,这味道占据了主导,不管是他做了什么吃的,给布雷伏买什么味道的洗涤剂,都没办法盖过这股味道。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像是草木疯长、风穿林叶的声音。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嘴唇已经离开了龙角。

他有些惊讶,倒不是对自己心里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反而是对自己临阵时的胆怯——

哪怕是偷吻,也不敢吻对地方去。他怕是以后也再不敢这么偷偷摸摸的了。

尽管他的心里很清楚,布雷伏绝对醒不来,他加了足够多的酒。

 

只是他或许算错了,还有一半不是给伊特诺吃掉了么?

 

盖迪恩摇了摇头,感觉自己清醒了些。

风中隐隐传来庆典上礼乐的声音,从他这边的角度看过去,甚至能看到隔壁小村庄临时搭建起来的圆形舞台,今年来到他们这的艺人比往年多了些,村人们也不介意替他们弄一个体面的舞台,让他们能够尽情表演。

有些熟悉的音乐声伴着清亮的嗓音响起,盖迪恩远远地听在耳朵里。

是《飞跑的马儿,归来的英雄》,他也算听过无数次了。这一次,却不像往常那样无动于衷。或许是因为太过纷杂的回想耗尽了他的心力,无法再在心里建立起冷漠的外墙;或许是因为真的有所触动、有所共鸣。

眉眼依旧的少年,把随身的剑放下,插在山岗之上,浅斟低唱,孤独风流尽随风而去。

 

布雷伏到底知不知道那个吻的存在呢?

就算知道,或许也只当是颤颤悠悠的月光、还有那酒的余韵所给予的错觉吧。


(完)


评论
热度(3)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