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纸茶=318。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盖伏】假酒害人

·原作:漫画《魔王不死传说》by @银色铃声 

·现代架空,女装play,醉酒play,关起门来暗戳戳上床。又雷又OOC,两个人都是幼稚鬼,慎。

 

布雷伏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一杯酒,苦大仇深的。他的嘴唇紧抿着,像是有天大的委屈一样,一张俊脸皱起来,像吹皱了的湖水一样,几乎要淋漓出几滴泪水来了。

 

“快喝。”

四月正是恼人的时候,天气半温不凉,纷扬扬的叶片飞花之类能从街头忽悠着飘到街尾。春寒料峭正需酒气驱寒,时不时冒个头的热气却也实实在在地搅着人的兴致。盖迪恩单手撑着头坐那,像是看着窗外的景色,又像是懒洋洋地斜睨着对面的人。喝过薄酒之后的脸泛着微红,跟个娇羞的小姑娘似的,但那动作神情可是一点都不像。这话一出口,更是活脱脱一副小恶霸的样子。

“就不能做点别的吗?!”布雷伏捂着自己的嘴,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字句。他可是喝了不知道多少杯酒了,肚子都撑得涨乎乎的了,说一句话都能打几个嗝!他不想再喝了!

 

“你还想干什么?嗯?”

盖迪恩脸色没变,语气也依旧是那么的慵懒随意,但布雷伏就是怂了。他不敢跟现在这个样子的盖迪恩叫板,后果肯定会很严重。况且本来也是他理亏,不该在社团缺人的时候贸然就把盖迪恩的名字报上去,不该吹嘘盖迪恩的相貌搞得人尽皆知,不该自告奋勇报反串角色却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最后还要盖迪恩来帮忙收拾烂摊子……

这么一想,布雷伏更伤心了,整个人都褪色了一样,似乎连图层都被剪切掉了,只剩薄薄的一层,蜷缩成一团,恨不得把自己拧巴拧巴像一条毛巾一样绞起来。

 

“我知道错了……嗝……呜……”他一边哭,一边颤抖着拿起那杯酒,在一片稀里哗啦之中喝着一杯成分复杂的混合体。胃里的液体哐囱哐囱地响着,模糊的视线里只剩下光线和光线,余下的只有暧昧不明的人像的一部分。

“盖迪恩,呜呜,盖迪恩你在哪啊?”布雷伏是真喝醉了,不然也不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哭闹起来,几乎把盖迪恩当爸妈似的在那叫唤了。

 

盖迪恩听着真是一个头两个大,醒着就不让人省心,醉了更是可劲闹腾,放着不管能翻天了去,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发小呢?

说烦,盖迪恩是不喜欢布雷伏的;说讨厌,却还没到那个程度;说不想看到吧,有时候没了他还真不习惯。至少在国外那段时间里,盖迪恩还是想着念着这个烦人的发小的。

诚然,布雷伏小时候还是比较可爱的,顶多有些粘人,喜欢缠着盖迪恩。盖迪恩还记得那时候他屁颠屁颠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样子,甚至说得上乖巧。

就是临到分开会叽叽喳喳个没完,也不知道都在说些什么。

他好像总有用不完的精力,总有关心不完的事情,总有很多很多话要说。

——但是盖迪恩常常记不起来布雷伏都跟他说过些什么,信息量太大,根本没办法存档。

 

啊,盖迪恩伸手抽出一张卡,好像有那么一句话,常常被布雷伏挂在嘴边。

他看了看卡面。

“对对方说‘我喜欢你’四个字。”

对,就是这么一句话。笨蛋总是挂在嘴边,但聪明人却更喜欢埋在心里。

 

然而这一天,盖迪恩引以为傲的头脑好像也被酒精给侵蚀了。他抓着布雷伏乱挥的手,另一只手伸到对方的头上撩开被汗水浸湿的额发,顺势就捧住了脸。他们之间隔着的酒瓶、果盘甚至是还没结束的游戏要用到的卡牌都因为碍事而被盖迪恩给推到了一边,哗啦啦哐啷啷掉了一地,没喝完的酒液洒将出来,先是咕嘟咕嘟地冒了几个泡,接着沿着地毯的纹路缓缓地爬了出去,流泻一地。

桌子也足够碍事,盖迪恩忍耐着没把它直接踢倒——他身上那套碍事的裙装也不太允许他做出这么个动作,他选择跨上桌子跟布雷伏面对面。平日里需要稍稍仰头才能进行正常对话的人此刻矮了他不止半分,还被他禁锢着一只手,平白地显出一点儿弱势来。

原本就是跟着气氛硬攒起来的勇气瞬间就泄了一半,盖迪恩试着做了几个深呼吸以平复紧张的心情,然后做了不少心理建设,才就着这个已经定格了多时的暧昧动作打算说出那句话——

 

“你是不是喜欢我?”

 

盖迪恩……盖迪恩只想静静。

在这一句话上比对方晚起跑数年的他还真的没什么办法一开口就告白,死傲娇能够做到这份上已经是相当真诚了。

 

布雷伏此时此刻还是个看不清人的,包间里暖洋洋的氛围让他的脑子运转滞涩。被盖迪恩抓着手不得不跟着往后仰的他还处在混沌之中,对刚刚发生的一切更是无知无觉,要不是对盖迪恩的声音还保留着一丝敏感,他几乎要睡过去了。

模糊的影像里逐渐映出现在的盖迪恩的样子,他想,可真好看啊。

比春花夏夜秋星冬雪还要好看。

还没来得及卸去的妆容立体感十足,哪怕盖迪恩出了汗也不会轻易花掉。这是一个布雷伏相当熟悉且喜爱的角色,但是此时他心底里涌上来的情感,却绝不是对一个角色的喜爱之情可以比拟的。

他一直都知道。

 

带着蕾丝花边的裙摆一部分垂落到布雷伏的膝头,被他不自觉地抓了一下。盖迪恩也不在意,只是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声调平缓,语气微敛,音气低哑——毕竟还是底气不足,经验更是不怎么丰富。

他想着,要是之前看过几本恋爱小说,也不至于被逼到今天这个地步!

 

布雷伏的头脑逐渐地缓过神来,半清醒状态之下,他首先注意到的不是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姿势。他的思绪还停留在之前尴尬的场面上,因而一开口就还是求饶:“盖迪恩我错了嘛呜呜呜,你不要再让我喝酒了——”

尾音还隐隐地颤抖着,似乎是真的害怕,露着怯意,还带着点卖乖讨好的意味。

但是——

 

他!就!知!道!

盖迪恩就没指望过这家伙能把自己的话认真听进去一回!

脑子里名为理智的那一根弦瞬间断裂,这一次就算是布雷伏再怎么低声下气地求饶他都不会轻易放过他了!

 

盖迪恩面带微笑地跨下桌子滑到布雷伏身上,直接坐到人腰腹那里。被他这一举动弄得有些懵的布雷伏只好乖乖不动,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姑且就任盖迪恩动作。

刚一坐下来就感觉有些狭窄,盖迪恩皱了皱眉,接着站了起来,把人一抱就给按到了桌子上。脸顺势就贴了上去。

极近的距离之下,就算是迟钝如布雷伏也有点晕乎乎找不着北,手足无措的,连红了一半的耳尖都不知道该往哪儿藏。

盖迪恩可真是个极恶劣的人,他笑了笑,利用对方对他的信任和好感就毫不犹豫地下套逮猎物,偏生对方还挺听话,懵懵懂懂地自己走进了他嘴里。

 

“乖,让我亲一口,我就不让你喝了。”

“真……真的吗?”

“我骗你干什么?”

“可、可是……”

 

“你这是不信任我吗?”盖迪恩严肃地板起脸教训布雷伏,“你看看我今天为你牺牲了多少!你没办法上场还得我来救,还赔上了我的初吻——”

骗人的,其实根本没亲上。

但是对付笨蛋这一招极其有效。

“啊啊啊盖迪恩?!你要不要紧啊?!我对不起你我错了我不该……嗝……”布雷伏断断续续地表达着他的歉意,眼角逼出了清晰醒目的红。他的海蓝眼瞳轻晃着,像蒙了一层细细的雨珠。这神情是极委屈的,真真切切地对盖迪恩“感同身受”了起来。

 

这样丰富的感情让盖迪恩都快演不下去了,他觉得有点胃疼。

但是他说过今天是不会罢手的。

 

“那么你说,是不是该赔我一个吻?”盖迪恩狡猾地反问着。

布雷伏被他引导着缓慢转动的大脑根本发现不了这其中的逻辑错误,他简单地从以物换物的思考方式出发,觉得这一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实在是太有道理了。于是他点了点头,甚至很主动地把脸颊送到对方面前:“喏,盖迪恩,来吧!”

盖迪恩简直哭笑不得,但又特别受用。他露出一个又宠又气的笑容,毫不客气地啊呜一口咬了对方一记,小尖牙实实在在地磕在对方耳朵上,齿间细细研磨着又软又脆的骨和肉。

“下次可别这么轻易答应别人!傻瓜布雷伏!”

 

由于咬着东西,这声音就显得有些含糊不清,但现在布雷伏哪管得了那么多啊!他快疼死了!又疼又痒!

“嗷——盖迪恩你干嘛咬我啊!”本来就因为喝了酒显得有点傻乎乎的了,现在稍微一刺激,真的就跟小孩子一样飚起泪来了。看在盖迪恩眼里,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可爱——

 

他轻笑了一下,扒开布雷伏的校服裤子,愉快地准备开动。

 

“救命啊——”察觉到不妙的布雷伏赶紧扒着桌面往旁边挪,速度还挺快,盖迪恩被他翻起的动作顶了一下,身形晃动,差点就往后倒了。一气,就使劲把已经扒到桌子边缘的布雷伏给薅了回来,随手撕下一条蕾丝花带就是一绕,把他的手给绑得严严实实的。

就着背后式的危险动作,盖迪恩凑到布雷伏脸颊边摩挲着,又亲了亲,稍作安抚。温存可亲的样子几乎让布雷伏卸下了对他的防备了。他可怜兮兮地对着盖迪恩说:“你……你别这样。”言语间期期艾艾的,有点儿不好意思,又有点儿欲拒还迎。

盖迪恩可最讨厌他这个样子,不干不脆的,太怂了!

他粗暴地把布雷伏翻过来,扯下他的裤子,撩开自己的裙子露出不可描述的存在,抱起人腰就要开干。布雷伏见状惊恐地嚎了起来:“嗷——!”

 

“你叫什么!”被他这么一吓盖迪恩都快萎了!

“你打算直接这么进去吗?!”布雷伏才想这么问他呢!

“不然呢?!”

“会死人的嗷嗷嗷!”

 

盖迪恩努力思考了一下,好像是这样。他在国外的时候遇到的某人这么干过之后似乎直接被人在床上就给按着胖揍了一顿。

……虽然思考方向出了点差错但结果是没有错的。

盖迪恩又努力思考了一下,大概是要……先做前戏的?

 

他不由自主地朝着布雷伏的下面看过去……

“你是变态吗?!”

“我很好奇啊……刚刚怎么戳进去的……”

“没!有!进!去!”

“那你叫得那么凄惨干嘛!”

“还不是因为你!吗……”

 

在盖迪恩明亮而又恼怒的眼睛的注视之下,布雷伏反倒弱气起来。他其实还是占着道理的,但是在盖迪恩面前,他没办法梗着脖子跟他呛声。最先想着要退让一步的总是他,然后才是盖迪恩做出行动。

脑袋垂下来,就只能盯着对方的裙子看。现在那裙子可不像之前在舞台上那样光鲜亮丽了,经过一番折腾,也不知道沾染上了什么东西,角角落落都变得脏兮兮的了。

 

但是这样越发显得盖迪恩相貌出众、清俊出尘。

他是那样一个统笼江海的人,不显山,也不露水,把心思都藏在自己的心底,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有时候布雷伏会觉得他和盖迪恩隔了一个天一个地那么远,他可能沉在水里,面容就要变得模糊不清,而他怎么抓也抓不到他,只能看着他慢慢离自己而去。

尤其是他去国外留学的那几年,布雷伏几乎要抓挠自己的心窝子了。也不知道都是在急些什么,就好像不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信息,就会再也没办法知道了一样。

 

他在国外过得如何,有没有像小时候一样因为父母不在身边而遭人欺负,有没有和别人好好相处,有没有改一改头朝天看不理凡俗的坏毛病——

这些都是布雷伏给自己的借口。他对父母说,只是担心盖迪恩。实际上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其中的私心又占了多少。他一直说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得到幸福,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却更希望自己能不考虑盖迪恩。他不希望盖迪恩找到更加亲密要好的朋友,不希望盖迪恩对别人微笑……他不太喜欢这样,会感到妒忌,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妒忌心。

他不知道,抱着这样心思的自己站在盖迪恩身边,对盖迪恩来说,是否算是一种幸福。

 

应该——不算吧——

 

布雷伏对着盖迪恩露出了一个可以说是难看的笑容。

泪水几乎就要涌上来了,视线再一次模糊。

 

但是那个人的身影却突然变得清晰起来,一点一点,连眉眼都清晰可辨。

他说:“你又哭什么,我还没进去呢。”

 

布雷伏要崩溃了:“你不要这么毁气氛好不好!”

盖迪恩简直一头雾水,他甚至觉得莫名其妙:“你又在瞎脑补些什么东西呢。”

“我……我!”

布雷伏心想,嗨呀好气啊!但是他是盖迪恩!我又不能真生他气!

于是他啊呜一口咬上了盖迪恩的肩膀,学着盖迪恩之前的动作,犬齿轻轻地磕着精致的绣线,但是却连人家的肉都没碰到。

 

盖迪恩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头,下手却是毫不留情,凉滑的手指入侵身体的触感有些怪异,血液里的酒精在这一瞬间就像是被高温蒸发氤氲在了身体内部各处,熏得布雷伏头晕目眩的。

他吐出嘴里的布料,声音闷闷的:“你别这样……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啊!”

盖迪恩快被他烦死了:“那你想怎样哦?”

布雷伏着急死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而且盖迪恩这么做真的不是在气头上做出来的冲动行为吗?他觉得他非常有必要怀疑一下啊!于是就口不择言道:“总之……总之不要做这种事情!让我感觉在被一个女孩子侵犯一样!完全反了吧!”

盖迪恩的语气瞬间变得危险起来了:“哦?你可别忘了,让我穿上这件衣服的可是布雷伏你啊。”

 

……那根本不一样好嘛!我不是我没有啊!只不过是尺寸对不上穿不了演出服没办法上场只好退下来当后台的布雷伏极为躺枪,提议让盖迪恩尝试的人根本就不是他。更何况,盖迪恩当时可是看着布雷伏又心累又很气的表情很愉快地接受了这个提议……这件事已经不知道被他俩忘到哪去了。

 

但是那不代表布雷伏不知道目前的情况很糟糕。

 

他盯住了对方银灰色的眼睛。那双眼睛总是默然的,没有什么真切的情绪波动在其中流转,甚至连一个带有感情色彩的眼神都欠奉。但是当那双眸子染上情欲之后,就会变得流光溢彩,像是天上的星辰落进了盖迪恩的眼睛里。

这让他不禁想起以前的事情,以至于能够忽略体内不适的异动,尽量去迎合对方。

 

他知道目前的情况有多糟糕。

 

他真的……动了情了。

 

那条蕾丝花带早就不知道哪去了,布雷伏骨节分明的手没了带子束缚,却被牢牢掌握在了另一双修长有力的手中。

也不知道盖迪恩是从哪里学来的技巧,什么姿势都能来一遍,感觉还特别熟练的样子!布雷伏被折腾得相当想哭,想想背后可能的原因,根本就是要边哭边发脾气了!

奈何他现在身体受盖迪恩控制,精神向盖迪恩低头,根本没办法放自己任性一回。多么残酷的事实。

 

布雷伏的衣服早都被脱光了,但是盖迪恩的衣服却仍被他本人恶趣味地套在身上。用着背后式做的时候,光裸的背部能清晰地感受到布料摩擦皮肤的感觉,这一点简直让布雷伏崩溃极了,特别是他们还在浴室里,前面有一面极其清楚明亮的镜子!

不只是要感受着盖迪恩是怎么在他体内进进出出的,还要看得清清楚楚的!

而且还要注意着不能被他看出自己其实想尿尿!

 

“盖迪恩!你果然是个变态吧——!”

“闭嘴,给我专心点。”

 

天呐!好想哭啊!

布雷伏仰天呐喊道。

他现在是彻底清醒了,也更加受得住折腾了,盖迪恩做起来几乎就没什么顾虑。那张清秀的脸上满是不知道从谁那里学来的邪气肆意的笑,让布雷伏抖了好几下。他觉得今天的盖迪恩非常的不对劲!

绝对是假!酒!害!人!

 

(完)


评论
热度(3)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