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纸茶=318。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嘉金】夜晚不要开灯

·原作:《凹凸世界》

·配对:嘉德罗斯x金

·说明:无

·BGM:Breathe-Frally

·内容: @病入膏肓 短小的生贺OTZ病哥生日快乐!

 

-01- Embrace

 

夜晚不开灯能做什么?

……唔。

喂,你别想歪啊。

滚蛋,不要打扰我思考问题,渣渣。

这么凶干嘛!你要是稍微温柔点,收的情书会比现在多一倍!

你!笨蛋!

哇哇哇别突然扑过来啊你这个骂别人笨蛋的笨蛋!

 

 

 

-02- Breathe

 

金半夜醒过来的时候,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他从宿舍单薄的床板上坐起来,盯着正对他的窗户看得出奇。

 

学校外面有个工地,从他们进校门开始施工,到他们快要离开的时候仍然没有建出个名头来。现在那里也只有信号灯在吃力地闪烁,让人有些担心它不知不觉就熄灭了。在教室里的时候,雷狮常常坐在安迷修的桌子上,对身边围了一圈的人吐槽那边的进度,每每惹得正在认真写笔记或者作业的安迷修站起来打人。往往这个时候他就会笑嘻嘻地回头,敲敲嘉德罗斯的桌子。

“班长大人不管管纪律吗?”

嘉德罗斯总是不屑一顾地瞥他一眼,极淡漠,又深刻。他见这样的眉眼已多次,多得数不清楚了。

然后他开口,陈述事实似的,却丝毫不讲道理:“关我鸟事。”

嘉德罗斯,只因成绩太好而被赶鸭子上架的A班班长,从幼儿园开始就跟金同一个班,纠缠至今,孽缘从未了断。模样俊俏,眼神挺好,气质极佳,可惜脾气糟糕透顶。只因如此,与同样身为单身贵族的雷狮、安迷修、格瑞等相比,他收到的情书要少半个抽屉的量。

 

想到这里,金捂着被子悄悄笑了笑,不带恶意,也并非庆幸。他只是觉得这也是嘉德罗斯的一个可爱之处罢了。

 

“你在干什么呢?不好好睡觉,瞎躁什么。”

下铺传来嘉德罗斯不满的声音。金听得猝不及防,不由自主地耸肩闭眼,才发现嘉德罗斯那又没了声息。

“嘉德罗斯?”金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视线穿过深夜雾霭,借着外头的透亮去拨开沉重的幕布,摸索一路攀到嘉德罗斯脑袋上,“噗。”

嘉德罗斯把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拧紧了眉毛,烦躁而忍耐地质问他:“你不睡觉是想被我就地正法吗?!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呢,别告诉我临近毕业你还多愁善感起来了。”

金还在憋笑,交往这么久他还从来不知道嘉德罗斯居然是这么睡觉的。把头埋进被窝里——哈哈哈跟小孩子一样嘛!难怪每天早上都是一副乱糟糟的样子!不过听到嘉德罗斯这么说,他还是有些惊讶的。这家伙,居然也有这么仔细的时候吗?

 

“你把你脸上那两条麻花松开来,那就谁都看不出来了。”嘉德罗斯冷冷嗤笑道。

金被他吓了一跳:“你怎么爬上来了!”

“我来看你发什么呆呢。”

“你你你快下去!”

“懒得动,要下去你下去。”

金快崩溃了,这个人为什么总是随随便便、一脸不在意地就做出令人惊异的举动啊?万一明天早上起来被室友发现了岂不是很糟糕!他可不想在校的最后时光里还要留下一个“疑似基佬”的“美名”!

 

“停止你的胡思乱想,快睡。明天还有课。”

金听到嘉德罗斯在耳边说话,夹杂着一阵窸窸窣窣。嘉德罗斯闭上眼睛,他的气息喷洒在金的衣领上,像风扫过草原,像光漫洒田野,像水轻抚叶片。

 

金也闭上了眼,呼吸与寂夜产生摩擦。

 

 

 

-03- Silence

 

他们曾一起去旅行过,逃了很多节课。对此,一直以为金是个乖小孩的凯莉是这么评价的:“他俩一样一样,半斤八两。”自小护着金的格瑞表示赞同但希望她换个委婉的说法。最辛苦的是紫堂幻,周日晚上才收到金的短信说要替他们请假,结果没想到一请就是一个礼拜,他甚至不知道他们俩去干了什么。

 

而嘉德罗斯和金其实哪都没去,既没有离开这座城市,也没有在各大景点吃吃喝喝。他们只是在学校后山支了个帐篷,白天烧烤睡觉嬉戏打闹,晚上坐在湖岸边看星星。金还买了蜡烛来,鼓捣一番摆了一地。嘉德罗斯说他,这样糟糕的品味只会把浪漫气息败坏个干净。金想过反驳,却苦于没有论据。最后眼看蜡烛烧得热烈,几乎要污了这一片草地,他们只好把蜡烛收了扔进垃圾袋。金留下一个,送到湖面上放着,牵起了一丝涟漪。

那时候的水质还不错,至少金是敢把脚伸进去撩拨凉水的。清亮亮的水波在他海蓝的双眼深处荡漾,他又在嘉德罗斯的眼底生光。蜡烛悄然漂在一旁,燃得静谧而温柔。不知道是哪里过的什么节日,半空绽开几朵鲜花,辉映了整个夜晚。

他们仰望星空,没有万家灯火相伴,却有无边静谧丛生。

 

不知道什么时候蜡烛已经熄灭,它安静地漂浮在水面上,只偶尔激起一圈圈水纹。人间烟火已息,万点星子越发闪耀起来,萤火虫见了,也凑热闹地把屁股挪到空气里闪耀。

仿佛沉静,仿佛凝滞。

整个世界被困在一个小小的玻璃球里,所有的美景,所有的情愫,所有的誓言都在这里发生,挤成一团又一团,令人无所适从,只好依靠拥抱缓释情绪。

 

一对眼瞳中倒映了另一对眼瞳,一切宛如牧歌。

 

 

 

-04- Gaze

 

当生命被点亮的时候,最先亮起的总是眼睛——因为那里寄宿着灵魂。灵魂怎么能被点亮呢?万一燃烧起来了,那就谁都没办法阻止了。

在这个万籁俱寂的夜,嘉德罗斯和金一起度过这场灵魂燃烧的灾难。

 

 

 

-05- Embrace

 

信号灯仍在一闪一闪,像极了那天晚上的萤火。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黑暗里簌簌生长:“嘉德罗斯,我能抱着你睡觉吗?”

一阵无言。那个别扭的家伙把脖子伸了过来,埋到他脖颈里,一条腿仿佛跨越千山万水似的从床的一边安放到另一边:“就知道你不安生……要抱快抱!”

 

……不,你不是已经抱上来了吗?!

 

金感受着嘉德罗斯的体温,无言地把多余的愁绪抛到了脑后。呼吸渐渐绵长,他安心睡去,等待一个迫不及待跳出来的太阳。

 

(完)

 

2018.05.13


评论(6)
热度(63)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