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纸茶=318。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原作:《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配对:龚常胜x东方纤云

·短打,今天的广告我龚哥强烈要求出场。

“小云哥哥,你在吃什么?”随着纷纷而下的花瓣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人,龚常胜。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东方纤云还在专心致志地啃着最后一块披萨,完全没感受到对方的靠近,直到肩上一片落花被人拾走。他抬眼望去,龚常胜逆着光站在他身后,轮廓模糊如水中倒影。

“哦,蜀三路你怎么来了!你说这个啊,这是披萨!我好不容易才从那群魔鬼手里抢下来的……”说到一半,东方纤云顿了顿,“咳,我……”

“小云哥哥不必介怀,龚某不饿。”龚常胜坐到他身边,一边又说,“师兄教育过我,修仙之路,当任劳耐苦,不得贪于享乐。”

“龚某看着小云哥哥吃就好。”

今天的阳光格外安静,铺在地上缓慢生长,不知不觉就爬到了两人的脚边。龚常胜随着阳光一起靠近他,也是不知不觉的。东方纤云总是应付不来他这个样子,叫人不知如何是好。这一个蜀山派玄铭宗的三弟子,说不得,骂不了,推拒无门,就算他当场说要去茅厕,这人估摸着也是要跟过来的。每一次总要叫他满意了,他才会自行离去。

……这里真特么是个正常的世界吗?对蜀三路的观感真是越来越复杂了。东方纤云被看得不自在,愣愣地啃了口披萨,觉着味道都变了不少,有那么一点点吃不下去了。想他东方纤云也不是那么割舍不下的人,他要真那么在意一小块披萨,哪还能不辞辛苦地回去买上够整个逍遥门吃个痛快的量吗?他扭捏了一会儿,把没啃过的一边往龚常胜嘴边递去,“喏,可别被你大师兄知道了,以为我虐待你呢。”

龚常胜那张只是微蹙着眉就显得委屈过分的脸霎那间就放了晴,肚子也跟着响了响,闹得他两颊都红了。东方纤云于是别过脸去,装作没看见、没听见。

蜀三路的牙齿咬在了披萨上,拉扯着披萨,晃动了他悬空的手。蜀三路吃得慢条斯理,因为借力还小心翼翼抓住了他的衣服布料。蜀三路的气息喷洒在他虎口,一片湿热。

东方纤云有些受不了地回头看了看,龚常胜正咬在他啃过的地方。见他转头看来,不由得笑了笑:“谢谢小云哥哥款待,很美味。即便龚某早已辟谷,也仿佛开了食欲呢。”

东方纤云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他颤巍巍地把披萨往龚常胜嘴里一塞,然后一转身,整个人都掉了色。

龚常胜站在树下,细细品味口中的绵软绸密,看着东方纤云仓皇逃走的背影,有些不明所以。他是按着大师兄教的来做的,可是为什么小云哥哥比平时还要慌张了?

不过……这样也够了。

风穿花瀑,龚常胜站立其中,衣冠丝毫不乱。他咽下最后一口,习惯性地舔干净手指,才去找可以洗手的地方。

迟早有一天,小云哥哥一定能接受他的亲近的。他只要继续等、继续等……

等到他愿意就好了。


评论(5)
热度(35)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