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纸茶=318。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天醒之路】寻找幸运星之旅

路平生日快乐!

其实是很久以前写的了……_(:з」∠)_所以看起来非常傻屌。


·接棒的生贺!

·非原著世界,出场人物多且可能有缺,大概混杂了很多AU。

 

路平从早上开始就有些疑惑,感觉大家都有什么事情瞒着他的样子,遮遮掩掩的。不过以路平的性格,也不会特意去探查别人的事情。只是……

“今天只能去面馆吃了啊。”

路平思考了一会儿,得出这个结论。一向负责做饭的几位都在忙着,看起来还要忙上好一会儿,路平不太好意思麻烦他们。而且……

他忽然想起来,今天貌似是自己的生日呢。

苏唐好像说过,过生日要吃长寿面的。

那么,现在出发去榆林巷吧!路平抱起兔子就向榆林巷走去。

奇怪的是,明明在平时只是一小段的路程,此刻却仿佛无限延伸了似的,一些莫名的方块扭曲了空间,周围全是些歪歪扭扭的线条,逐渐汇聚到前方某个位置,似乎指向了同一个方向。

路平不为所动,继续朝着原先榆林巷的方向走去。

线条也不为所动,跟着路平变换着位置,指向坚定不移,似乎就是希望路平跟着它们。

日光逐渐向西偏移,在这个扭曲了的空间里看得不太真切。路平停了下来。

“午饭时间好像已经过了。”路平自言自语道,“没有吃到长寿面,有点可惜。”

他把目光移到怀中抱着的兔子身上,团子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似乎感受到了某种潜在的危险,立刻跳出路平的怀抱,在地上咕噜噜卷成了一团用滚动的姿势以最快的速度远离了这个此时此刻在它看来极其可怕的人类。由于没看清楚方向,它一路向着线条指向的地方滚了过去,一头撞进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树洞……咦?不对,它撞在树上了!

路平打算过去看看,没死的话就继续抱着找能吃面的地方吧,如果死了……烤兔子也能凑活一下。

路平从来都是不挑食的好孩子。

不过当他走到那的时候,在一地凌乱的树叶之间,他看到的不是原先那只圆滚滚毛茸茸的白兔子,而是……长着兔耳朵的莫林?而且缩小了好多!

莫林正揉着发疼的屁股,搞不清现在的状况。说到底,哪个人莫名其妙换了个地方也很难反应过来吧?不过莫林好歹是个专业、敬职的刺客,只是一会儿他就摸清了周围的状况,正准备检查身上的一堆瓶瓶罐罐的安全,却在此时发现了路平。

区别于以往的活跃——在路平看来有些活泼过分,这一次莫林没有直接扑上来,而是带着点尴尬、躲闪地挪了挪屁股,支支吾吾地说:“啊、啊……路平啊……嗨?”

路平:“你怎么在这?”

莫林:“我也不知道。”

路平:“哦。”

这一场对话就这么结束了……才怪啊!莫林不经意间摸到了自己屁股后面那短短的软软的兔子尾巴,几乎是惨叫出声:“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啊!”

路平:“你一出现就有了。”

“不要这么淡定啊!”莫林往后一瘫,不干了,“这情景总觉得有点熟悉。”

路平:“嗯。”

“哎,你知不知道大陆上的传说故事!有一个开头就是兔子!”莫林瘫在地上冥思苦想,但他就是想不出来那个故事的名字。

这么一说路平倒是想起来了。有些时候无聊,同时也怀抱着找到一星半点关于他身上发生一切的线索的渺茫希望,他就喜欢找点书看,常常就会发现一些奇怪的书籍。其中有一本书就叫《大陆传说故事》,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路平看过一遍就全记住了,只不过里面没什么对他有用的线索,他也一直没再想起来过那本书。

没想到会用在这里。

莫林听路平说了之后忽然有些兴奋:“那本书里,所有的故事情节最后都会发展到‘寻找’幸运星上去!”

路平想了想,点了点头。的确如此,编著那本书的人好像对“幸运星”尤其执着。

莫林特别跃跃欲试:“那我们也去吧!”说着恨不得立刻发挥兔子的特长蹦个一米八,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就算变成了兔子,他的体质依然没有变化——还好路平及时接住了他。

路平习惯性地抱着兔子,仔细想了想:“可是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爱x丝》剧情刚开始的时候吧。”

“……对哦,”莫林后怕地看着和自己仿佛天与地之间距离的地面,无奈地再次重温了一遍自己的人设,“接下来的剧情是什么来着?”

话音未落,他们只觉得周围一黑。

接着,耳边传来一阵巨响,阳光突然洒了满脸。

像是苏唐的声音由远及近,由小而大:“啊啊啊你们弄坏了我的桌子!”

莫林头晕眼花的好不容易才清醒过来,一睁眼就看到苏唐放大了好几倍的脸。路平蹲下身——苏唐也缩小了不少啊——举着莫林兔凑到怒气冲冲的苏唐面前,又自觉地开始收拾因为他们掉下来才搞坏的东西,苏唐这才平息了怒气。

这时莫林注意到一旁有个带毛的动物趴在那,也不知道是不是断气了,几乎没什么声息——生物的天性几乎让他一瞬间就明白了,那是一头狼!

莫林全身的毛都要炸起来了。

苏唐把大红的兜帽一摘,长出一口气:“你们怎么才来啊?”

正在修补房顶的路平听到这句话,把头探下来问:“你来了多久?”

“我也不知道,”苏唐把头发一扎,“这里没有昼夜分别,计时方法好像也和我们那边不太一样。”

“什么?你来了很久了吗!可是之前我们还在准备路平的……唔唔唔!”

苏唐一把捂住莫林的嘴巴,微笑,一言不发,只是盯着他。

莫林满头冷汗地乖乖闭嘴。

路平:“?”

苏唐、莫林:“哈哈哈没什么!”

 

刚修补完屋顶的路平利落地跳下来。刚刚在上面的时候他就有些疑惑,这会儿想找苏唐证实一下:“你是不是还碰到了其他人?”

苏唐点头道:“对啊,所以我猜你们也会来。”

莫林在一旁满肚子槽无法吐:你们俩为什么每次都会有一些毫无根据但最后都实现了的猜测啊!

路平继续问:“是不是每个人对应的故事都不一样?”

“这就不一定了……”

苏唐还没说完,外面就有人扬声问起了情况。

“苏唐,出什么事了?”

西凡那正直严肃的声音真是辨识度太高了,路平转过身一看,就看到了不仅没缩水还比原先身高高了不少的西凡。

莫林看看他的身形,再看看自己的,深吸一口气。

死心吧莫林,就算有狼人的身体你的体质也还是不如兔子的!

西凡一瞥就瞥到了角落里不知死活的小狼,完全没有任何惊讶,上去就拎起了小狼崽:“怎么又是你,违纪分子,回去受罚。”

装死的小狼崽呜咽一声,委委屈屈地在狼族风纪队长的压迫之下夹着尾巴逃走了。做群演也太不容易了一点吧啊啊啊!

看到突然出现的两个人,西凡也没显得有多惊讶,反倒有种已经习惯的麻木。

“听到声音,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西凡熟门熟路地找出柜橱里的茶点摆上桌子——之前摆起来的都被从天而降的两人压成了一团,桌子也是刚刚才拼凑好。等西凡茶都斟好了,看过他这一连串流畅的动作的莫林和路平都有些……一言难尽。

莫林小心翼翼地猜测:“你该不会除了狼人还兼任猎人吧?”

西凡默默喝了一口茶,不说话。

莫林耳朵垂下来轻轻抚过他的头顶:兄弟,不容易啊。

苏唐瞪了他们两眼。

路平算是明白这里为什么显得非常混乱了。之前在屋顶他也看到了,天空一会儿晴好灿烂,一会儿就皓月千里了,真真切切地在他眼前上演了“瞬息万变”的景象。要不是他对冲之魄之力的控制早已不同往日,恐怕连修屋顶这么个简单的工作都得靠人工打光。

而这里不同的世界的混杂也在西凡身上得到了证实。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似乎也没怎么意外:“毕竟都是一本书里的故事呢,会融合到一起也能理解。”

“不过,”莫林举爪,“有点不太妙啊,我们现在好像越来越向故事角色靠拢了。”

众人定睛一看,的确,之前莫林还只是冒出了耳朵和尾巴而已,现在他手上都开始长毛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他们可能会被这个世界同化!

路平摸了摸稍微长长了一点的头发,发尾划出了一个俏皮的弧度,仔细看的话,每一根发丝都在慢慢地卷曲起来。

他不喜欢。

他不喜欢这样。

“那我们出发吧。”路平声音平静,不过莫林愣是感觉到身边杀气森森。

谁也不知道什么都不做就这么任事态发展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所有人都能感到不妙。但是每个人所关心的并非只有自己的安危,更有同伴的。

“可是……去哪?”莫林发问。西凡和苏唐也是一副疑惑的样子看着路平。

“去找幸运星。”

众人莫名地就恍然大悟了,也没问路平知不知道路,有没有把握,就这么跟在了他的身后。打开小屋的门,门外正是一片阳光正好。

 

他们走到了溪边。

先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因为莫林一直在喊自己累了。

“你不是一直趴我肩上么。”西凡有点无语。

“呵呵,趴肩上也是要用力气抓着衣服的好吗!”莫林也很郁闷。

苏唐观察着周围的情形,突然抓住西凡的手臂晃了两下,示意他不要说话。

路平也注意到有什么不对。

因为阳光太明亮的缘故,一开始他们都忽视了环绕在身边的金粉,现在注意去看,立刻分辨出它们和阳光的区别。

路平伸出手,有什么东西灵巧地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闪亮的金粉在空中长长地拖出一个明晰的轨迹,最终落在了路平的手掌上。另外几个则是停在了半空中。

苏唐有些不确定地开口:“这是……小精灵?”

路平看清楚是谁,认真地开口:“你在这不会吐血吧?”

霍英沉默。

苏唐看这场面有点尴尬,赶紧出来打圆场:“那什么,路平,给我们介绍一下?”

在正式篇章里他们都还没见过面呢!

路平:“这是苏唐,这是霍英。”

霍英觉得自己有点想吐血了。他不断地扇动身后的翅膀,掀起的凉风总算是让他的心绪平静了一些。孙迎升在一旁给苏西莫三人科普北斗组的各种设定,说着说着话题一偏开始给三人讲起了路平在北斗的经历,营啸从旁辅助负责补充。

路平:“该走了。”

孙迎升还有点意犹未尽,苏唐也有点跃跃欲试,想分享路平跟她一块逃命时的种种事迹。奈何时间不等人,莫林的手已经整个都变成兔掌了。

 

北斗组的设定似乎是正在追捕偷走了幸运星的老鼠的守护精灵们。

摘风小伙伴们面面相觑。

路平:“你们知道老鼠去哪了吗?”

这次换北斗组的面面相觑了。

这时,一个声音适时插入,缓解了尴尬的气氛:“他们要知道也不会瞎跑还撞上你们啦!”

众人看过去,是只花皮的松鼠,嘴巴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一条漂亮水滑的大尾巴甩了甩,所有人都莫名地觉得这只松鼠非常奸诈。

路平点出了这位熟人的名字:“方倚注。”

松鼠尾巴又换了个方向甩了下:“没错!那边的几个,还不快叫声师兄!”

路平诚恳地说:“他们还不认识你。”

“……”

“咳咳,”方倚注清了清喉咙,“那什么,找幸运星是吧!”

他转了个身,跳下栖身的树枝,一跃进了一个幽深的树洞。也不知道翻找了多久,总之路平他们围过去看了很久他才终于找到了那个发着光的小东西。

“喏!”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莫林跟西凡咬着耳朵:“精灵们眼睛不太好使吗?怎么连老鼠和松鼠都分不清……”

苏唐:“是你偷的啊。”

北斗组:“原来是你偷的啊!”

方倚注那叫一个冤啊!老子帮你们追回失物都特么要误会老子么!

路平:“不是他。”

方倚注立刻眼泪汪汪地看过去。

路平没理他,不客气地接过幸运星就打算走了。方倚注在后边死命拉扯着他的裤腿,“哎哎你先别走!帮我做下证明啊!我是松鼠不是老鼠啊!”

路平停下来,又说了四个字:“移形换位。”

北斗组无法理解这四个字怎么就能洗脱方倚注的罪名了。

方倚注支支吾吾地说:“那什么……我那时候不就是好奇嘛,去幸运星在的那当口儿转悠了一圈,看到有只老鼠跑进去之后我就跟着去了,没想到那里面陷阱贼多啊!最后撑不住了就跟那老鼠……咳,换了下,幸运星就到我手上了。”

北斗组:“无耻。”

苏唐:“卑鄙。”

西凡:“下流。”

莫林:“哟嗬,猥琐流玩得稳啊!”

就算是有这么高的称赞方倚注也开心不起来!

莫林在西凡肩上蹦了蹦,换了个方向看向路平:“不过这个幸运星要怎么用啊?”

路平:“书里面说,人们会向幸运星许愿,幸运星赐予人们足够的幸运帮助他们完成他们的心愿。”

西凡迟疑:“只要许个愿?”

苏唐不太相信:“有这么简单?”

霍英感知了一下,没感觉到有什么奇怪的定制,不过幸运星里面蕴含了很强大的能量,和魄之力有点像,但是显然是不同的存在。那股能量很温暖,一点也没有泄露出不好的气息。

他对着路平点了点头。

路平对定制不太懂,但也知道霍英是这方面的行家。所以虽然他很容易就感知到没什么危险,也要等霍英把最后的确认工作做完才开始行动。这是一份共同战斗过之后磨练出来的信任,无关交情如何,无关生死。

一如他和摘风的同伴们之间的关系。

许下愿望,大家一起回去。

许愿星猛地发出了强烈的闪光,在这之中,路平似乎看到眼前的世界,不,应该是“世界们”,正在飞速重组。兔子、爱丽丝、小红帽、狼人、精灵以及松鼠等等本来只是一本书里的平面角色变成了真实可感的存在,与他们擦肩而过。

随着失重感加重,路平眼前再次一黑。

……

啪叽。

路平摔到了地面上。

他爬起来站在路中央,有些发愣。看着近在咫尺的榆林巷,他顿了顿,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回走,甚至跑了起来。

看到面前那一片狼藉的时候,他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本来是想给你做个蛋糕的,”莫林把头从一堆奶油里拔出来,尴尬地对着路平笑了笑,“不过好像搞砸了。”

苏唐对着或许是被换过来的兔子或是狼人啃皱了的彩带和几乎被吃光的花花草草,非常伤心地在地上画着圈圈。

西凡几乎是抓狂地看着散了一地的宾客名单和采购清单,控制不住地拿起一边的扫帚打扫起来,一边清理一边隔空对路平说着:“就像你看到的这样,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现在,也只能重来了。”

路平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一切,这不是个合格的生日派对现场,至少卖相就很不怎么样,但是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珍贵——天花板上搭了一半的彩带是苏唐亲手制作的;体力废柴的莫林除了研制各种药物从来没表现出其他的才能,想必学烘焙学得相当辛苦;西凡也不知道被多少不明来历的人骚扰过了才勉强整理好一份宾客名单……

被兔子他们搅和到天花板上的奶油淋了一滴下来,正巧是在路平头上,他早已经听到了动静,但他没有动。

相反,他用手指接住了这一小块奶油,送进嘴里。

路平笑了起来:“谢谢你们。”

口袋里发光的幸运星闪了闪。

能和你们成为同伴,就是我的幸运啊。

三位小伙伴眼睛亮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异口同声——几乎连结巴都同步了——道:“路、路平!生日快乐!”

 

还在路上的北斗组:为什么摘风学院要建到那种偏僻的地方去啊!突然从近距离变成超远距离很不甘心啊!感觉好像被人抢先很多了的样子?!

锁魄&吹角:你们好歹还能露个脸!我们根本都没出场好么!

 

PS:最后到场的人数实在太多,加上生日派对现场还没有收拾干净,最后众人还是去了榆林巷吃面(外带),蹲完马路一起继续打扫。路平显得很开心。


评论(2)
热度(14)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