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纸茶=318。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矢远】请把音量调低

·原作:《ヤリチン☆ビッチ部》byおげれつたなか

·配对:矢口恭介x远野高志,有加岛→远野描写。

·分级:PG-15

·↑因为有些地方含有暗示意味,原作又……咳,是大家都懂的那种题材,于是试着定得高了一些,不知道是否准确_(:з)∠)_

·15话矢远一起睡的时候超爆笑hhhhh小矢掉到床底下去什么的太可爱了吧!忍不住就写了!(不过15话劲爆的点也太多了吧感觉不管哪对都会虐怎么破……)另外注意:因为是剧情衍生,对话很多都是原话!但是情节上有很多是捏造的,完全属于自行yy。

 

依照以往的态度,远野一定会答应他的邀请。于是在天色初暗的时刻,矢口恭介毫不意外地看到了远野出现在他房门口的身影。他有些满意,房间里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填满垃圾。遮天蔽日的样子很不好看,会给人留下坏印象,尤其是身为直男却难得很爱干净的远野。他发现远野用一种欣慰、闪亮眼神看着他的房间,语气里是一如既往的夸赞,带了些微的感叹。那情绪在他的感受中,远比远野自己所生发而出的要强烈得多。他不由得得意起来,几乎要将自己翘了社团例会而专程赶回来整理房间的事情脱口而出了。

 

可是矢口恭介又是好面子的,很多话他是不敢说且不愿说的。他倚在门侧看远野为他收拾房间,似乎能想象到对方因为劳动而逐渐通红的脸。他的视线黏蹭在那张脸上,下移一些,须蔓似的发尾就要引他前往远野白皙的脖颈。他曾偷见过加岛优拍的那些照片,原本是为了探寻情报才会去翻阅那个家伙的私藏,却没想到这一行为让他发现了颇为不得了的事情。他能从那满眼的远野特写中感受到日渐蓬勃的爱意,像植物在向阳的地方一点点地生长——这样的堂堂正正,不禁让他更加厌恶起加岛优来。

 

透过那些照片,为他所知的、不为他所知的、现在的还有过去的远野都在他的面前缓缓地浮现出来了,而且正在一天天地变得更加清晰。原本,远野高志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透过铜镜看到的模糊影子,现在却比任何人都要与他亲近。

 

他知道我的真实模样,而他的态度却一点都没发生变化。

 

矢口恭介被自己心口的声响给迷惑了。越了解远野这个人,他就越觉得远野像是一团迷雾。明明人就在眼前,他也开始试着深入接触远野的过去和现在,但和与日俱增的信息量相对的,就是日渐贫乏的应对措施——他在他面前总是找不到方向,一旦头脑被心声占据,他就拿不出一点气力来对付远野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胸口的鼓噪总是让他不受控制地做出一些违背自己预想的事情,他仍想着要表现自己所谓的“温柔”,却往往以失败告终。

 

他想、他想——

 

能在这个人面前释放真正的自我,感觉真是无比美妙啊。

 

青少年过于旺盛的感情让他无所适从又甘于享受,他在名为远野的圈子里晕头转向,心脏咚咚咚地不停歇地敲响,那是龙卷铺天盖地袭来时制造的轰隆,那是海啸暴作惊涛拍岸时激起的震动,从心脏通往全身,哪一处都不会放过。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是如此美好。他甚至不用去在意加岛优,那个人现在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除非、除非……不,那种情况才不会发生。先被接受的可是他矢口恭介啊,名为保护的宣言令他如此靠近远野,而加岛优恐怕还处在辛辛苦苦拉近距离的阶段吧。

 

“让我来保护你。”而不是加岛优,好吗?

 

“嗯?小矢,收拾完了哦。”

 

矢口恭介立刻扬起一个笑容:“啊,辛苦啦!”

 

远野高志听着他充满阳光的慰问话语,只觉得满心苦涩,同时引起了生理上的极度不适应:“拜托你不要这么笑……虽然我很喜欢,但是自从你露出真面目之后,你这个样子只会让我更加痛心疾首。”

 

“嗯……会吗?”矢口恭介笑得更加灿烂。看到远野失落而心塞的神情让他的胸膛满溢愉悦和欢喜,这是因为他而露出的表情,无奈、倦怠,充满包容,略带慵懒,只让他看见的珍贵之物。

 

他无缘无故地想起远野的一张照片,凑近了花朵的侧脸,角度刚好的柔和光线,整个画面透露出一片陷于静谧之中的美丽。一个人能够想到的最初的美好,大约就是如此了。一旦见到那样的景象,恐怕宁愿时光就此凝滞,也不愿意失去流连于那般美好的机会吧。他仿佛嗅到花开的香气,就如同已然置身于那段静默时光之中了一样。而当他假作环顾一周完毕,不得不主动脱离绿叶、光线与远野的侧脸所构筑的画境之时,他开始酝酿出一丝针对加岛优的,不同于以往的嫉妒之情。

 

矢口恭介开心地对着远野笑,欢呼起来:“我的房间好干净!”

 

远野高志明显没有受他感染,垂下头,情绪不高地道:“哈……真的好累啊……困死了……”

 

“那睡觉吧!我宽宏大量地把里面的位置让给你了!”

 

“……诶?诶?!”

 

 

 

和上次一样盖着同一床被子,睡在同一张床上,心情却完全不同了。矢口恭介的心跳声是那样的不正常,刺激得就像是有人站在舞台上,把话筒用力掷向地面,遍布会场的音响霎时间一同炸开来,尖利的闷声一下子晃荡到空中,有如倒悬的锥子一般刺进人的大脑。这不同寻常的心跳声和他对远野的感情一样来得莫名其妙不知来由,又像无理取闹的幼童一般让他无从下手进而如鲠在喉。他仿佛抓到了一丝线索,那是能够令他的单纯不知所措的存在,如果放任它成长壮大,迟早会打破现有的局面,让所有的事情走向一发不可收拾的道路上去。

 

充满未知、充满冒险,矢口恭介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探寻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能否负担得起,更不知道自己能否掌握得住。

 

远野问他话,叫他凑进去点,免得掉下床去了。他尽自己最大的忍耐力,才将话语说得简短,将意图埋到深底,草草应付了去。

 

这一晚的矢口恭介苦苦对着窗口透进来的月光发呆犯愁,几乎挨到天明。他不知自己是犯了怯懦的毛病,还是秉持着受欢迎人物的架势和自尊,一再拖得情绪满溢出胸口来,流到地下,像今夜的月光那样泄了一地,被窗上的框框架架收束而勾勒出一条不知名的路,而作为主人的他,甚至不知道那样蜿蜒漫长的道路尽头究竟该是个什么模样。辗转反侧,迷惘无助,无处求索,他一下翻到了床下。有些冒凉气的地板贴着他,让他的炙热都成了滚烫,存在感是那样的鲜明,更叫他无措。

 

矢口恭介在地上坐起来,背靠着床垫,眼里一团模糊。他一手撑着头,遮住一只眼睛,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只要稍微侧过脸,就能看到远野睡着的样子了吧——

 

他不受控制地转过头去,只是触及了躺着的那人规规矩矩摆在身上的一双手,他就连忙收回了视线。他头疼地捂住嘴和胸口,强作坦然地站起来转身,表现出受凉的人最普遍的贪恋温暖的反应,颤抖着把手伸出去,轻缓地抚上远野的手。尽量保持呼吸的平稳,他让自己与远野十指交叉咬在一起,像交合的姿态。触了电般,他迅速地把发烫的手抽回来,整个人颓然倒地,发出咣咚的声响。

 

该死的心跳声啊,快停止吧,或者把你的音量调到最低,别让远野知道了啊。

 

无声的唉叹伴他度过夜晚。矢口恭介冷静地想了想,貌似平静却又疯狂地下了决定,就待在地上,不必起来了吧——

 

倒省了再忍不住偷偷往后去瞧远野睡颜的功夫。

 

即便用物理方法压下了燥热,远野那四分之一的侧脸仍然在他脑海中徘徊,让他无法静下心来入睡,只有沁凉的地板还能带给他些许抚慰。温度逐渐降低,心绪复归平静,他才好慢慢地睡去,在梦里遐想着现实中不敢而生疏的一切。

 

在睡去之前,矢口恭介终于有时间分出了一点点的思绪来思考这么做的后果:只希望明天不会着凉感冒。当然,如果能得到远野的关心照顾,那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完)

 

2018.04.13


评论(23)
热度(71)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