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纸茶=318。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佛系组】止于你我

·原作:手游《料理次元》

·配对:冬荫功&佛跳墙,佛系组无差。

·分级:G

·背景全是虚构,基本就靠胡诌。

·上标1、2两句为手游原有对话截取。

 

佛跳墙曾见过那位大小姐一两次的。

指头粗的供香烧了个半,隔着散遍殿内的浓烟她看冬荫功,是个雾里看花的样子。她冲那好看的女孩儿笑了下,没什么意味的,却得了个羞涩的回礼。她便好奇地再把身子扭了去看,那边的女孩儿却再没对她有所回应了。

 

那一刹那心里的滞涩,造就了她整个人生的无常。

她不该再望那一眼的。

 

少时缘结佛祖,奈何女儿身份。佛跳墙长到一定年岁,自去云游四方修行。光靠一双腿脚,没有任何助力地走遍国内山山水水,那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无法想象的。

冬荫功家里经商,事务变动多,在全国都有宅所。她正在一座江南小城里上中学,家里便为她置办了一处邻近学校的屋子。而佛跳墙也恰在这个人生最美好的时候从北走到了南,听说世交里有子孙在这里读书的,便来拜访,却没想到是她。

我有印象。冬荫功笑弯了一双眼,是你呀。

佛跳墙为她初初长成的温婉大方压低了眼眸,盯着耳边倏然掉落的飘带,含糊地应了:对,见过一两次的。

冬荫功命人给佛跳墙安排了住处,热情地邀她久住。修行之人本不该与尘世有过多牵扯,她久已不见自己的父母,就是这个缘由。出了家门许多年,她用不着再担家族的那份责,可只要抬眼见了那少女期盼的模样,她就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来。

 

却没想到这一住,便住了半个多月。佛跳墙每日礼佛,冬荫功就早早地过来,在一旁瞧着。她家里也是有这习俗的,对此颇为熟悉,只是有些地方的处理方式难免有些不太一样。她家更偏西洋化,很多步骤都简省了,再过几代或许都不会再信佛。

偶尔,她会跟着佛跳墙一起上柱香,祈愿测验顺利通过。

 

叩门声轻轻响起,佛跳墙知道,这是冬荫功上学的时间到了。

“快去吧。”佛跳墙睁开眼睛,合十的双手并未分开,只转脸对冬荫功颔首,叫她早些离去。屋里烟雾缭绕,染得佛跳墙眉眼淡青,像晕开的青花,有些模糊,又那般干净凛冽。冬荫功总觉得她不该做个尼姑样,既未出家,当还是位江湖女侠。可惜当着佛跳墙的面,她说不出那样的话。

那人眉目间装点着慈色,是天生与佛有缘。

 

若是说了,怕会显得她……无理取闹吧。

 

冬荫功低应了声,向佛跳墙行了个礼,就往门外去了。颇显得正式而疏离。一步三回头,她见那沉默寡言的佛前女子又把头转了回去,跪姿丝毫未变,一动不动的,轻声念着经文。

她张了张嘴,终究没把那一声叹放出喉头来。对这个人,她不知道该是赞叹,还是惋惜——那么好看的一个人,青春正盛、满面芳华,却早早脱了红尘,已经不属于凡间了啊。

冬荫功换了校服,把沾满烟气的衣物叠了放进衣筐里。那筐已然积了一摞,瞧着快要攒满了。她安静跪坐下来,手伸进去,一件一件地又把它们捞了出来。指腹擦过布料乃至款式都一模一样的衣物表面,她眼里心思明明灭灭,终究隐没在了一片幽深之中。把所有衣物一抱一抛,她理着袖口,低了眉眼,喊人来:“拿去洗了吧。”

 

“对了,”临走的时候她又说,“我不要再穿了,给我换一批新的。这些……”

迟疑了一会儿,她敛眸笑说:“还是烧了最好。”

 

回到家里的时候,冬荫功接到远方父母打来的问候电话。佛跳墙刚巧下来透气,顺便想找人问问香烛之类该去何处购买。自从来了这里,她只忙着沉淀经验、体悟佛经道理了,倒是把行走四方的苦修落下了些。

冬荫功见到她,一手捂住了电话,一手朝她弯了弯,请她稍等。她笑吟吟的,柔和了一室光线。佛跳墙就缓下步子,轻而缓地站到门口等她。隐约间听了些字眼,约莫是喜庆的。佛跳墙琢磨了一番,忽而恍然:许是冬荫功的生日要到了。

“久等了。”冬荫功把脸凑过来,像个邻家妹妹一样。佛跳墙心里跳得惶惶,忙退了一步,说道:“不碍事的。”

冬荫功柔柔地笑了笑,来挽她的手臂,自顾自地往外面走。

“你要出门吗?我带你走走吧。”

“太不好意思了……”

“是我该做的。之前是因为学业繁忙,倒是怠慢了你,我要说声抱歉呢。”

“哎……”佛跳墙拂过肩上垂落的飘带,整个人浸在午后的闷热里,鼻尖微微渗汗,闪出一点亮光,“你有什么喜欢的吗?”

冬荫功停下来,问她:“你要送我生日礼物?”

佛跳墙忽而有些赧然,有种偷听被发现了的羞煞:“家母告诉过我日期……只是不知荫功小姐喜欢什么。”

冬荫功走到前头,和她面对面站立,执起她的一双手虚虚握着:“如果是你的话,我可要好好考虑了啊。”

 

佛跳墙痴痴看她光耀的脸庞,西映的虹光薄而色艳,照得她两颊通红。冬荫功一头黑发生得极好,三千烦恼丝,每一根都在挑动她心底万千的思绪。她红唇里吐出一句话,像极了在说,佛跳墙于她而言是绝然不同于其余碌碌庸人的存在。

冬荫功撩动着被风吹起的发丝,笑言:“走吧,我带你逛逛。”

佛跳墙心都颤了颤。压下翻涌的浪潮,她把平静强装在眼角。

 

“好。”

 

己身之事,无法言说1……佛跳墙自嘲地心想。终究是她修行太浅,才叫自己心海难平。

到此为止了。她遥望着父母亲族所在的方向,定了心思。

她——也该回家了。

 

把周围都逛了个遍,两人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天气正逐渐转凉,白天缩短,夜晚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难熬。冬荫功看了看天,恋恋不舍地把佛跳墙送到楼上去。她还要温习功课,可不能这么早睡觉。

佛跳墙无声地看她,在楼梯口默然站了一会儿,又转过来:“我陪你吧。”

冬荫功喜得抓着她不放,问这问那,也不管她知不知晓问题的答案。

半晌,她像是才记起来似的,问了一句:“你的生日呢,是什么时候?”

佛跳墙讶然,扶着下巴思索了半天,有些不确定地道:“还有几个月呢吧。”

“原来你比我小呀……”佛跳墙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一丝怅然,接着又变成了狡猾,“那——快叫我一声姐姐!”

佛跳墙镇定地道:“这要看你我年岁是否相当了。”

 

佛跳墙原是以为这位大小姐远比寻常人要更稳重些的,如今才晓得,原来是她想错了。

 

那一天,她在心里念了几遍经,在嘴上说了几段课文。课文的内容比起佛经,并没有多难懂,甚至远比不上后者艰深晦涩,但是只要看到冬荫功认认真真杵着下巴望她的神色,她就恍惚不已,以至于连课文都要念错好几次了。

于是她埋头进课本里,用干巴巴的声音平稳地念出书上的习题,等一会儿,再念下一条。把书拿开的时候,她发现冬荫功已经趴在作业册子上睡着了。

她把书放下,悄声为这个姑娘理了理散乱的发丝。把册子都收到一边,她蹑手蹑脚地走出去,叫人来:“她睡着了。轻些送到床上去吧。”

 

如果——如果这是在下午,阳光悄然洒进室内,整个屋子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她或许会垂下头去细细瞧瞧冬荫功脸上透光的绒毛,看得入神的时候,或许还会印上一个又轻又软的吻。那将是佛跳墙这段感情的终结。

可她最终还是没能让它尽早结束。

 

佛跳墙没能参加冬荫功的生日宴会,她很早就赶回了本家,家里出了很大的变故,急需她回去处理。

离别的时候,冬荫功表现得像是留恋离巢父母的雏鸟,扯着她的衣袖,想让她再待一会儿。她把手搭在冬荫功的手背上,慢慢地牵开:“礼物我放在屋子里了,你去取吧。”

冬荫功红了眼圈:“这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了。”

“缘由天定,不得勉强。”

冬荫功喃喃道:“要真是这样,那才好了呢。”

佛跳墙没有细听,她家里催得急,不得不尽早离开了:“我得走了,有机会再来看你。”也没来得及说回家要做些什么,只是草草地留下了通讯地址,跟冬荫功说,希望她日后给她写信。

冬荫功墨似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冷光。她是那种温柔多情的人,又是有些绝情的人,赌气说着:“见不着人,写信又有什么用。”一面把写着地址的纸条撕成两半,但又装回了自己的衣兜里。

 

“你,你可要记得回来见我。”

“会的,不会要太久。”

 

那天晚上,冬荫功难得地哭了一场,哭得淅淅沥沥的。她知道佛跳墙是回不来了。

 

她在她的卧室里没找到任何东西,佛跳墙的卧室里也没有。只有那间临时收拾出来用于礼佛的屋子里,一切照旧,她们一起买回来的东西也全堆在角落,一样都没被带走,仿佛什么都未曾改变。

佛跳墙在这里放了一件干净的衣衫,是冬荫功每天早晨去见她时总会穿的,后来几乎全被烧了,不知道这一件是怎么保存下来的。还有一本经书和一个册子,经书上有些幼稚的文字,冬荫功认出来,那是她们幼时的笔记;册子上依然是两个人的字迹,只是一个秀美、一个俊丽,可以看出执笔者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冬荫功记起来,她曾使了点小手段,叫佛跳墙不得不陪她一起熬夜温习课文——而她最后只做了一半的题,就困得睡着了。

 

那被补全了的另一半,隐隐透露出一颗不言语、少流露的真心。

 

清贫的修行,难免会让感情变得木讷。2那个人就是这样,呆呆的,总要戳一戳才会动上一动,其余时候比木头人还要像块木头。她把话说明了,怕她被烫着;她把话说暗了,又怕她们之间就此冷了。而佛跳墙抢先她一步,回了自己的家族。

她势必是来不了了,回到家族的束缚之下,她就得担起她那一份责。

从小就被宠养着长大的冬荫功,不愿去想明白那人的苦处。

 

几个月后,她收到佛跳墙派人寄来的一封请帖,那是她收到的关于佛跳墙的最后一点消息。而她自己,一次都没有写信过去,哪怕只是问一声好。

 

冬荫功把那封红色的请帖投进火里,烧起来的声音,就像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一如既往的平稳、温和,就像那个不怎么生气的女子。

连燃烧自己,都显得安静得过分。

 

(完)

2018.04.12




评论
热度(18)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