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纸茶=318。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总一】天堂没有空位了

·原作:《苍穹之法芙娜》

·时间:约第二季第九集前后,魔改有。我很好奇一骑到底梦见了什么_(:з」∠)_ 没能写出心中的那个他,好难过TAT 或许乐曲比文字要更贴切一些。

·BGM:Sunflowers-Grand Thaw(请尽量调低音量,只需保证能够听见。)

  

 

一骑知道自己做了一个非常美好的梦——

 

请您放心,天堂还有空位。那个长得很像总士的天使对他微笑着说,一骑先生,您和您的家人、朋友都十分符合我们的期待,你们一定可以入住的。现在随我来吧,我带您去办理手续,很快就可以得到您专属的房间。在天堂,你们不用担心战火烧到眉毛,还可以不分昼夜地举办祭典。

那可真是好极了啊,一骑这么说着。他有些不喜欢这位天使。他的口吻试图让一骑对他给予信任,但他的语气让一骑感到难过。他肯定不是总士,一骑知道,但他的样子和说话的方式都太像那个人了,这让一骑更加无法抑制地悲伤起来。这个看起来像是办公室的地方既封闭又冷清,但他现在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生存下去而继续呆在这里,跟眼前的天使用礼貌的词句交谈。他的身后有很多很多的人,他们看起来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健康朝气,但精神还不错。

一骑让开一点,把他身后的一个孩子让出来。

那么他呢?他们呢?他们能在天堂生活吗?他们能够做很多事。

天使恢复了一开始冷冰冰的态度,公事公办地回答道:对不起,我们的名额有限。只有在名单上的人才能够进入天堂。

那我不要办理了。一骑说,如果你们不让这些人进去,那我也不会进去的。我会排到这个队伍的最后去,再一次来到你的面前,那时候我想听听你的回答会不会不一样。接着一骑退了一步、两步,一直退到门外,门外的走廊里也有人,他们目送着一骑沿着走廊的边缘走到又一扇门那,向这扇门里的人敬礼,随后进到又一条走廊。所有人都默然无声,他们已经没力气说话了,更没有力气微笑。长途跋涉和漫长的等待耗空了他们灵魂里的力量。

这是他们第二次见到一骑,却发现他比以前瘦削、高挺、柔和、博爱,他的心胸似乎连宇宙都能装下。他的眼睛比从前的任何时候都要明亮、坚韧。他依旧会笑。

 

一直到出了殿堂才看见队尾,看样子短时间内是不会再增加人数了。一骑走到殿堂的外面,他也是到了这里才知道原来天堂也是有风的。不仅有风,甚至还有阳光、白云和花草,只不过白云被踩在了脚下,而阳光和花草一起在空中飘扬,随着风温柔地轻抚人脸。

他现在无比思念总士。

与总士的会面并不时常在现实中。他们俩曾通过同步保持联系,也曾跨越存在与虚无去呼唤对方,他相信只要在心中喊他,总士就一定会有所回应。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这份信任早已经历了无数次考验。

一骑闭上眼睛,听到耳朵里涌进来的风声。他开口了,他喊:总士。总士你听到了吗?

总士还没有回答他。

一骑想,那么等一会儿你又得向我道歉了,总士。真的很奇怪啊,你总是抱怨远见感谢的人永远是我,却也总是要向我道歉。你是个如此矛盾的人,所以才说你笨拙,说你认真过头了。总士,你是不是又被什么事情缠住了?我再等等你。在我这个梦醒来之后,希望能看到你坐在旁边,准备你的长篇大论,我保证不会嘲笑你的。

一骑闭上眼睛了,阳光洒在他的周围。总士在他的梦里对他说,再等一等,我一定会回到你在的地方,一定。和平是从两个人开始的,他们和睦友好,再和其他人和睦友好,那么最终全世界都会和睦友好。如果总士不在,就缺了一份,这份空洞不是剑司、不是甲洋、不是远见、不是其他任何一个人可以弥补的。所以他得一直等下去,所以他回答:嗯,总士。我一直在等。一直都会等下去的。

 

一骑又来到了天使的面前,再一次得到否定的回答。他问天使,你能对我身后的这些人摇摇头吗?让他们不要再排队了,他们不属于这个地方。

天使笑了笑,您终于明白了吗?但他马上又严肃起来了,可是天使是不能摇头的,我们不可能拒绝任何一位信仰天堂的人,除非他们自己明白,然后离开。这是写在营业手册上的,您看了吗?

我当然看过了。一骑回答,可是这些人里,大多数都没有接受过教育,他们没有文化,不识字,不知道上面都说了些什么。他们只会看到你脸上的笑容,理解你的举动里的意思。只不过他们也有看不懂的表情,比如你严肃起来的时候,他们就会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而不会觉得那只是表达了一个拒绝的意思。

我想把他们都带走。一骑认真地说,请您对他们摇一摇头吧。

天使犹豫了。

一骑对身后的人说,请你们跟我走吧,到人间去,那里才是你们的归宿。你们生长在土地上,受过痛苦、归于尘土,而世间还没来得及回报你们什么。只有当你们落到地上了,你们才能回想起在那片土地上经历过的一切。有谁还记得自己为什么而微笑吗?等你们再次学会微笑,再来试一试吧。

这一次,天使仍然面带微笑,然后对他们摇了摇头。他对一骑说,你也要回去,是吗?一骑点头。于是天使温柔地喊着他的名字,叫他穿越云层,去拯救亟待拯救的人。但是一骑摇了摇头,不,不是这样的。他说,我不是在救人,当然也不是在救Festum,我只是注定要守护一样东西,那是在龙宫岛上可以找到的东西,永远无法被剥夺的东西。现在它被悲伤、痛苦还有憎恨占据了,但我会把它取回来的,哪怕需要我付出生命的代价。

总士,你同意吗?你也会这么做的,对吗?

一骑没有听到总士的回答,因为他醒了过来。

 

梦到和平的样子了吗,一骑。

我睡得很好,一骑回答道,多半是个好梦吧。

一骑这一次没来得及微笑,他现在要做的是快点、再快点,把生命交还给大地。

 

(完)

2018.03.10


评论(2)
热度(26)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