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纸茶=318。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嘉金】下午三点来看你

·BGM:Scarborough Fair (Canticle)-Simon & Garfunkel

·又是一次尝试性写作,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理解一下我……

·虽然仿佛和大家处在不同的时间线里,但我相信即便隔了一个世纪我们也还是一条心的……!交作业! @嘉總與他的小嬌金 

 

-第一个场景-

金是个负责任的邮差,每天都会骑着自己那哐啷哐啷响个不停的老旧自行车绕着镇上走一圈,把信一封封地塞到它们该去的信箱里。

经常寄信的老主顾是镇上有名的魔女,她总问,金啊金,你的工作包里最底下的一封是什么?

没什么,魔女夫人,那是不足以叙说的东西。给您,这是您的信件,祝您下午安好。

自行车又欢快地响起来,它的声音会在下午三点之前隐去,然后镇子就会陷入长久的寂静,等待第二天的来临。魔女嘀嘀咕咕地拆开信封,看了眼,又抱怨似的把它抛到桌子上。哎呀,既然那么在意,就快点把事情解决了回来呀。真不像是那家伙的风格呢……她闭上眼睛跳起舞来,就像是个年华正盛的少女。我可不要管他们的事情啦,都多大了还需要别人来教导恋人的相处方式吗?

再不作他想,她嘴里吟唱起调子奇异的歌谣,歌谣里讲的故事是个令小镇感到陌生的童话。

 

-第二个场景-

“一切照旧,没什么变化,你可以安心点了。”

一如既往的粗暴态度,即便是写在日记里,那些词句也依旧是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和它们的主人太过相像了。只是若是熟悉嘉德罗斯的人,恐怕就会明白他是以如何郑重的态度写下这句话的了。

“嘉德罗斯,你写完了吗?可以陪我玩了吗?”蓝眼睛的小男孩抱着一本书坐在床边晃悠着小腿,见他放下了手中的笔,立刻跑到他跟前问道。

“渣渣,你功课做完了吗?”嘉德罗斯瞟了这小鬼一眼。

“我早就做完了好吗!”

“哦?拿过来我看看。”

小男孩立马又噔噔噔跑出去到自己的房间里拿来谱子,只是看了一眼,嘉德罗斯就满脸不耐烦地往他脸上一糊。

“真是没劲透顶,你这家伙以前怎么就喜欢捣鼓这种东西?真难为你能坐得住。”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嘉德罗斯,我不是被你逼着写谱子的吗!”

“哈?”嘉德罗斯掏了掏耳朵,“你以为一千零一夜呢还是美女与野兽呢?我们这是正常交易往来……听着,渣渣,你要是不想这个月生活费减半,就给我去把这曲子弹出来。现在就去!”

“你你你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蓝眼睛的小鬼开始张牙舞爪了,恨不得跳起来打到嘉德罗斯的膝盖。只可惜嘉德罗斯坐得太高,他连对方的鞋尖都碰不着。为了自己的生活质量着想,他不得不气鼓鼓地跑到房间的另一角打开琴盖,弹奏起双方或许已经听过无数遍的曲子。

除了记忆,他们没有哪儿不像。

他们是同一个人。嘉德罗斯想,甚至连根据古谱复原出的曲调都一模一样。

他仰起头,指头随着调子打起了节拍;而他的视线越过很远的距离,跨越时间和生死,来到另一对金瞳里。

 

-第三个场景-

那双金瞳毫不躲闪,直直地看着他,让他不由自主地发憷。金这么想。他只不过是和往常一样因为一直待在家里饿得发昏而难得出来找点食物,居然就碰上了如同弃尸现场一般的情景,运气也太差了一些。如果让凯莉知道,恐怕又要嘲笑他一番——谁让他总是在每年的魔女晚宴牌桌上赢她呢?好运的家伙终于倒了一次大霉,着实是不错的谈资了。

“呃……请问,你有什么事吗?”金半蹲下来问道。

小孩不说话,只是直勾勾地盯着金。由于手指使不上力气拽不动金滑溜溜的丝绸袍子,他就换上了一口尖牙,“锵”地一声宛如兵器入鞘,立时就把金的袍子扯了个稀烂。顾不上心疼,金只是满头大汗地思考着这小孩的意思。

“哦哦哦!”金仿佛懂了什么,把刚买的一堆东西一股脑推到地上,分了一半给他,“我知道你一定是饿了!虽然这些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肯定管饱,我就大方地都让给你啦!希望你能高抬贵手,不,贵嘴赶紧放我回去,我还有很多要紧事要做呢!”

小孩灼灼地盯紧了金,那样子比每年冬天都会跑镇子外围来吼上十天半个月的野狼还要可怕。他迟疑了片刻,终于伸出手去缓缓地摸索,在摸到食物的那一刻就立刻缩手把东西抱进了自己的怀里。金都被他的速度给惊呆了。

小孩终于松了嘴,开始狼吞虎咽起来。金赶紧收拾收拾跑路,按他的性格,照理是又得要有一两个月闭门不出了。

 

-第四个场景-

“不知道会是哪一天,下午三点钟,我会路过镇子。渣渣,记得抬头看。”

“我说过会来看你的。”

“在家里要记得照顾好自己,别总是瞎操心。”

“我知道你很喜欢现在的工作,但不准你多管闲事。送了信就赶紧回家,别叫他们拉着你瞎扯,也不准听什么就信什么,知道了吗?”

“最最重要的一点,别捡奇怪的东西回家。”

金把背包收进橱柜的时候特意抬头看了眼墙壁上挂着的闹钟,显示还有三分钟就到三点了。于是他开始等待。

那是漫长而又无聊的三分钟,每一次都长得像过了一个世纪。可等他抬头去看天空,发现没有出现他所期待的影子时,再去回顾那三分钟,就又会觉得短得不及一个瞬间。

 

-第五个场景-

金最终还是没有逃过良心的谴责,在第二天鸡鸣之前就爬了起来向前一天所走的方向沿途找了过去。他看到那孩子睡在了路边,身上没有能盖的东西,只是用他昨天给的食物包装袋勉强做了些保暖措施。他跪下来,趴在地上看那小孩,摸了摸他的头发。

等那小孩醒了,金准备把他带回家,让他洗干净自己,给他换上他这个年纪该穿的衣服,教他读书习字、学习绘画和音乐,还要他每天都能吃饱。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自己的身份就已经够麻烦的了,这小孩比他还要麻烦。虽然麻烦引起的麻烦来得比较晚,但也依旧是在那小孩成年之前。

令金最遗憾的事情,大概就是他没能替小孩办一个最好的成年礼了吧。

 

-第六个场景-

“……结果最后金也没能和这个小孩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好了我讲完了,你该睡觉去了小屁孩。”嘉德罗斯把书一扔,得亏金扑过去接住了才没让它从窗户飞出去。

“嘉德罗斯……我觉得你每次都讲这个故事显得非常没有诚意。”

“哦?”

“而且这个主角还叫金,跟我的名字一样,我怀疑你对我有什么恶意……”

“嗯?”

“再说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只讲一半!你这是欺负我还认不全魔文!”

“嚯,那你能怎么样?”

“我我我能咬你!”

“渣渣,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你现在是负债之身?”

“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

嘉德罗斯回过身朝着金的额头弹了一记:“想起来没?你倒是没欠我钱,就是欠我一条命了。”

 

想听下去?那就明天三点再来这里吧。罩着兜帽的神秘人对蓝眼睛的孩子说道。

那你是不是又要从头讲起?孩子鼓起脸颊问道。

不然呢?

那……那我住这不走了!

你不要你父母了?

蓝眼睛的孩子抬起头,一直被遮住的黑洞洞的眼眶露了出来。是他们先不要我了呀。他啪嗒啪嗒流下眼泪,可表情却又不像在哭。

 

“啊……”金还没从突然受到的回忆冲击里回过神来,“啊?嘉德罗斯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你个渣渣听力这么差以后怎么当音乐家,再去练两遍练习曲去。”

“都说了那是你逼我的!还有你才说过让我上床睡觉!”

“那就练完再睡。”非人类的嘉德罗斯毫无人情道义可言,在金的眼里,这家伙就是赤裸裸的魔界代言人,之所以魔界没有把他变成恶魔吸收为核心成员,大概是因为这家伙实在太恶毒了,吸收进去指不定要败坏魔界风气甚至威胁到撒旦的地位,所以才只让这家伙进了个挂名的编外种族。

大大——大坏蛋!

 

-第七个场景-

幸福美好的生活是有的,嘉德罗斯想起来了。那只不过是一段极为短暂的时光,和现在他跟金的相处模式也差不多,只是他俩的身份需要调换一下罢了。

他被金捡回去没过多久就被那群人给找到了……那群把他制造出来,又把他随意丢弃了的人。他本是国王最小的儿子的复制体,那老家伙发了疯,把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给杀了个精光,惹得王国上下人人自危,所有人都知道哪怕是出了一点小错,也就离上断头台不远了。国王原本是因思念原配王后诞下的早夭子嗣而把嘉德罗斯给制造了出来,却一次都没来看望过他。

他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相见,国王站在高台之上,手里的剑还在滴着血,血上仍冒着热气;他遥遥望见被人带着步行而来就要被迫跪下行礼的嘉德罗斯怒吼出声,顺手就将剑扔了过去,擦着嘉德罗斯的脸飞过,深深插在了不远处的一根庭柱上。他喊:“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他叫:“你给我滚!滚!”

他本该称呼为父亲的人不要他,而金把他捡了回去像个做父亲的一样对他温柔以待,他却不想称呼金为父亲。

后来金为了救他受了酷刑,他们是那时候才知道魔女是真的不会死的,但是那代价也太惨痛了。

他被凯莉蒙着眼睛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耳朵里听到的所有的声音里没一个是属于金的,他几乎被逼疯。嘉德罗斯是在那时候知道时间有多折磨人的,三天三夜像是三分钟,三分钟像是三个世纪,三滴水落下去,喧闹声响过了三次,直到他终于听出了三场雨的不同之处,他才被允许从房间里走出来。

金还活着,但他的生命又得重新再来。

嘉德罗斯闭上了眼睛。

那又如何?他可以陪他一次又一次重来,哪怕是从头开始都无所谓。即便是要接受恶魔的祝福才能继续留在金的身边,他嘉德罗斯也在所不惜。

 

人们说魔女一族的寿命很长,似乎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他们老去腐朽的样子;而人的一生很短,往往用不了百年就只剩了一抔黄土……如此迥异的两个种族里,却各自出现了一个人,在短短几十年、甚至不够让一个普通人过完他的一生的时间里,共同踏过了三个轮回。

魔女不会衰老,不会死去,仿佛是被神明遗忘在了满是尘埃的时钟里的小小指针。但他们还是会改变,仅仅是因为小小的人类,拥有名为“感情”的武器,要来融化魔女的一颗已死的心。

 

金这次把视线平放,终于看到窗户外面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这一刻,阳光不再沉闷,反而显得比以前的每一天都要闪闪发亮了。

 

(完)

2018.03.06


评论(16)
热度(137)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