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色纸茶

过去的文章→“茶团卖咸鱼啦”tag,整理周期为一年。
现在的文章→善用归档、网页版个人主页搜索及tag链接。

是个无趣的人。
=纸茶=318。

为了养活自己开放约私稿了,走私信⸜( ⌓̈ )⸝

【嘉金】冰雪上有火在烧(上)

·今天不想提原作。
·永远文不对题并且逻辑已死,别问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想象力会告诉你答案。
·大晚上跑出来吓人的三个理由:1.赤子爹想看车;2.收到了私包;3.咸鱼想学一学鲤鱼。
·虽然很性冷淡,但是都说了是车啦,自觉寻找性暗示发挥想象力吧!(???
·喝醉了有点啰嗦(神烦)的嘉总和糙汉思想有颜色很会吐槽的金宝。

不管过了多久,嘉德罗斯都忘不了那个味道。就像是暗夜里燃起的点点星火般,像是夏季安静闪烁的萤火虫般,像是太阳底下流动的蜂蜜浆汁般,若隐若现地,为了诱人追随而现身,为了引发更深更隐秘的欲望而向他露出微笑。
今年的日子很特别,情人节与除夕夜靠在一起,似乎是老天对恋人们的祝福。可惜并非有情人都能团圆,更何况,有情人也并非都成眷属。
令他难以忘怀的味道,今年依然不属于他。

嘉德罗斯不是个多话的人,也并不善于攀谈。但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在异国他乡坐上一辆并不熟悉的出租车,他第一次有了和人说说话的欲望。
于是他说起来。
喂,你知道吗,我高中的时候有个挺喜欢的对象。
诶,早恋啊你?
嘉德罗斯下意识地皱起眉头,你开你的车,听我讲就行了。
成吧。
嘉德罗斯被打断了思路,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讲下去了。他有点恼怒,偏偏对方浑然不知,还妄想催促他。听声音就知道兴奋异常了,嘉德罗斯甚至能想象出那家伙冒着红光的脸,还有眼睛里充塞的八卦欲望。
哎,你倒是快讲啊。
闭嘴,让我好好想想。
哈哈,你不会是在想念对方的味道吧?让我想想……初恋的滋味……?好像有点不对……
大错特错!
我就说嘛!哪有那么早就开始打啵的!
我们那时候什么都干成了!
……兄弟你是不是喝醉了,说胡话呢?

嘉德罗斯才不理睬他,自顾自就回忆起来了。虽说只是流水账般的往事回放,但确实充满了爆点。
我和他第一次接吻是在一个午后,就在学校生物楼的玻璃走道里。到处都是反光,墙雪漆似的白,天光不要命地往下倾倒。他就在两道玻璃中间,金发亮起来,像是焰彩的尾巴若隐似现地闪着霓虹色薄光。要是有人从我们正上方拍照,就只能拍到我的背影,因为他脸上的红晕还有头发丝里渗出来的汗水都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我按住他的后脑勺,闻到了一股味道——
Him?!喂喂……话说男生不都是汗臭味嘛,我懂我懂。
滚。你给我开门下车就地滚。
哎——你这人,我可是你司机诶!好嘛好嘛,好歹我之前也切题了,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嘛。
哼。
不过能让你挂念这么久,一定是很迷人很特别的味道吧?
比西向的阳光还要令人怀念,比东来的春风还要沁人心脾。
难以想象呢。
闭上你的大脑!那是我一个人的!
好好……一开始别跟我说不就行了。您是小孩子吗?
闭嘴。

嘉德罗斯闭上眼睛,心底的蔓须生长蔓延卷曲,在夜里漫无边际的道路上平铺直叙。
我一直很怀念他头发上的味道,于是我问他,你的洗发水是什么牌子的?
我猜他当场揍了您一拳。
我也很想揍我自己。可他没有。
是真爱吧。
只是年少轻狂而已,直到毕业我们谁都没有再跨出一步,越过那道线。如您所见,我现在孤身一人。
看来您还是相当痴情啊……等会,你是不是漏掉了什么?
嘉德罗斯挑眉反问,我漏了什么?
他没揍你,那他做了什么?就这么沉默地走远了吗?恕我直言,我可不信。
嘉德罗斯啧了一声,他可不想回忆起来。

窗外的黑暗结束了,霓虹色的流光伴随着强劲的节奏照进车厢里来,与他随风散乱的金发调和成奇异的曲调。呼呼的风声含糊混乱,同舞台上音响的嗡嗡蜂鸣极类。他的脑子在空中飘荡,记忆在乱流里越发难以拾取。
是酒啊。
多年以前的一杯酒,两个人喝了,就此作别。
而多年以后的一杯酒,让他吐露埋藏多年的心事。
嘉德罗斯想起来了,他还欠高中的那家伙一次约会呢。

他忽然说,有个家伙啊,高二的时候就跟我告白了,表情臭屁得像是上门找茬来的。我朋友在一边都情不自禁地操起水果刀来了,然后听他一讲,沉默了好久,跟嫁女儿似的把我交到了那家伙的手上,还顺手把切好了本来该给我的苹果给他吃了。我当时还吐槽,格瑞你沉默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觉得我一辈子都不会有人要啊我跟你讲哪怕这是个男的人也是看上我这个人的美好本质了你懂不懂?其实当时我心里纠结得要死,那家伙可是全校皆知的难搞的二年级首席啊!但是我最终还是屈服了。嘿,你知道吗?我可是最最最喜欢他了,他跟我告白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恶作剧,怕得都快死掉了……
喂……?你在听吗?
那个,对不起啊,听了你说的话,我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事情。擅自说了好多啊……对不起了嘛。

司机先生,你的那家伙,是不是欠了你一次约会?
啊?啊……他走的时候是这么说过,因为他答应过我要去抓萤火虫,浪漫一次。
是吗。
哈哈哈只是那时候的玩笑话啦,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现在再想想,恐怕都有点嫌弃萤火虫了吧。
是啊。
过去的记忆就跟梦一样,断断续续,总会有醒的时候。要是能早点知道就好了啊……
司机先生。
嗯?怎么了?

在冬天,你会冷吗?
嘉德罗斯把脸侧过去,背过了光,他的模样隐没在夜色之中。

司机一顿,把车停了下来。

嘉德罗斯倾身靠近他,轻柔而强势地把他的头扳过来。
当你的眼睛向右瞟的时候,是想被我拥抱吗?
他的目光停驻在他的眼里。

金。

“你能告诉我你用的什么沐浴露吗?司机先生?”
你想要的回答,我回敬给你了。

太狡猾了吧……嘉德罗斯。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让你揍一拳?还是陪你打一架?
你脑子里塞满了暴力因子吗混蛋!
嘉德罗斯很无辜地盯着自己多年不见的初恋的嘴唇,嗯,是啊,比如我现在就很想啃一啃眼前这两片淡红的唇瓣。
去你的淡红的唇瓣!喝醉酒之后你还会激发诗人属性吗我怎么不知道!
那你希望我怎么说?

“先、先生,我一直很怀念的那个味道,你能告诉我要怎么才能再一次闻见吗?”

……就这样吗?切。
就这样!啊啊你那个样子又来了!臭屁王!
嘉德罗斯觉得非常烦躁,对面那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究竟是谁啊,那样子不知道是学的谁,又没礼貌又不可爱,安静的时候才能让人感到舒心吧。于是他深深地亲吻下去,啧啧水声泛在口腔内,在空荡荡的身体里注入鲜活的灵魂,那个游荡了不知道多久的自己。他要放任体内的藤蔓自由生长,最好攀满整个车厢,把他们俩的身体紧紧捆绑在一起直至无法分离,就如同此时长夜与白昼不分彼此一样。
趁他此时能记得近处的东西,越近的记得越牢,请让他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让他们能够及时行乐,不忘终身。

“司机先生,该下车了。”
我们进房继续。嘉德罗斯贴着金的耳朵说道。
金拉扯住他的领带,顺手绕食指一圈,让彼此的距离缩短了一截:“请多指教啊,乘、客先生。”

2018.02.15 - 16
(是的还有下,但看不看无所谓啦反正是还没来得及写的车)

废话时间:
其实有几个没提到的设定。
1.乐队主唱嘉x出租车司机金。嘉为了追求音乐巅峰出国于是和金分开,请合理想象分手的各种各样原因。(住手这根本不是大赛第一!)
2.他们在国外大概情人节晚上的时候,国内已经是除夕白天的时候了(应该没算错吧)。所以还是有情人团圆了!
3.他俩一开始真没认出来对方(强行凑三)。
另外赶时间一点都没修改,肯定很糟糕了,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啦。
Over.

PS:手机码字真的很难受,谁能告诉我电脑开机密码输入框出不来是什么情况吗qwq

评论(8)
热度(145)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