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金】双性转五短篇合集

·原作:《凹凸世界》

·做个整理混更(。)


-01-


公交车上摇摇晃晃的,金感到了难言的困意。她打了个哈欠,又想睡,又觉得站着睡不太安全。更何况她可是肩负着掐算到站时间的任务呢——虽然并没有人让她这么干。

 

她总觉得以嘉德罗斯的性格,是绝对不会亲自去记在哪站下车的。

 

这时车停了下来,一大波人涌进车厢,把所有的空隙都填得满满当当。这下她也不用担心摔倒了,干干脆脆放开抓着栏杆的手,往下一拉挎包袋子,窸窸窣窣地翻找起来。

嘉德罗斯站在她身旁,眉头死死皱着,奈何金低着头根本看不见。于是她自然地把另一只手往金身旁那根栏杆一伸,差不多就是个三角结构,让金安安稳稳待在了里面。

 

金找了半天才找出块口香糖。在金妄图掰成两半把一半怼到她嘴边之前,嘉德罗斯先是嫌弃地看了眼皱皱的包装纸,然后沉声吐出一句:“我不吃。”

金一脸失望地把口香糖塞到了自己嘴里。

 

车又停了。

金嚼啊嚼,一手重新抓上栏杆,一手做了个帽檐的样子,仔仔细细辨认着站台的名字。

 

嘉德罗斯就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转而盯着金重新拉上肩的挎包带子。不像从小就金贵不已的嘉德罗斯,金做事总有些大大咧咧的,什么事都要将就一些。她把带子撩回肩上的时候,大概是没怎么注意吧,一绺头发被压在了带子底下。

 

嘉德罗斯盯着那绺头发,默默伸出手把它勾了出来。发尾稍稍有点翘,她顺势卷在了手指上,触感柔软光滑,让人有些爱不释手。

像是突然惊醒,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嘉德罗斯又不动声色地把那绺头发送了回去。

 

她把围巾稍稍往上拉了拉,把脸埋进去一些。

 

手感不错,她想。

2017.10.02


-02-


·福爹的年操太可爱了我把持不住啊……(〃ノωノ)

 

“你们成年人的身体都这么……这么……”

 

她转过头去,看向那个把整床被子抱在怀里——真亏她能抱得起来——两只脚丫晃来晃去的女孩儿,跟她一样的漂泊客,暂住在这家旅店的同行者。她瞥了眼对方那贫瘠的胸前,一览无余的大草原,连个小土丘都见不着:“你才几岁?小屁孩。”说着她摸到背后将那胸罩扣上,顺手把胸前那碍事的两坨东西给推挤整齐。

小女孩用两手捂住眼睛,从只要不瞎都能看出来的指缝里向她瞥过来,语气里带着莫名的自豪还有自信:“我才九——岁——我拥有无限的可能性!”她把双手放下,把怀里的被子一把抛到一边,嘿嘿笑着向年长的女孩扑过去,“嘉——德——罗斯!接住我!”

 

……

 

女孩儿们撞在了一起,差点没酿成灾祸。幸好嘉德罗斯骨头够硬,金的骨骼也够清奇,两个人摔的也不是地板而是厚厚的长绒地毯,否则真不知道现在将会是什么样的景象。嘉德罗斯缓了缓头晕,还没看清眼前的东西,先给模糊的金色脑袋上来了一记:“你这个小渣渣!给我起开!”

金倒是要恶人先告状:“你为什么不接住我啊!”

嘉德罗斯眯起眼睛打她屁股——可惜没打着,金对“危险”信号的敏感度总是异于常人。她快速地跑开了,几乎就在一瞬间蹦跳着蹿到了房间另一角去穿衣服。

 

“该死的,”一掌落空的嘉德罗斯咕哝着,“等你学会在扑过来之前把话说完吧!”

 

金这会儿又凑过来——她已经穿好衣服了,速度可真快——仰着头,扬起一副笑脸乖乖巧巧地对着嘉德罗斯说:“那我下次一定注意!对嘛——嘉德罗斯已经不年轻了嘛——反应迟钝了哦!”

“已经不年轻”的女孩儿套上最后一件外套,强忍着暴打对方一顿的欲望上前拎住金的领子就往外走。倒不是她不想,而是现在车就快到站了——上车再打也不迟,她想。

“另外,我也才十六岁。”她恶狠狠地凑到金耳边说,暖呼呼的鼻息喷在小女孩的肩窝里引起一阵颤栗,“给我记住了!渣、渣!”

金哀嚎着妥协:“好啦好啦——你先放我下来啦!我要呼吸困难了!还有我的衣服要皱了!”

 

嘉德罗斯头上的井字一早上都没消去。

这丫头根本就没搞清楚什么才是重点!

 

……

 

“你从刚才开始就在做什么?”嘉德罗斯皱着眉头问。

她们才刚从车上下来不久,但是她身边这位小姑娘可已经半天没叽叽喳喳了,这不符合常理!她有些疑惑地看过去,就发现那家伙在干蠢事——在她看来就是蠢事。

正专心地用藏在口袋里的手机侧边像踢毽子那样一下一下敲击着空出来的一个耳机头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姑娘一听到声音,才将将回过神来,反应了一下才惊觉自己在干什么。一阵手忙脚乱之下,手机都差点从薄薄的、开口甚浅的口袋里掉出去——幸好被耳机线给绷住了。金把它小心地捞回来。

 

像是忘了刚刚才出现的一片惨状似的,金侧过身来把一边耳机递给嘉德罗斯,语气兴奋地说道:“嘉德罗斯!我刚刚听到一首超好听的歌!你听!”

名为嘉德罗斯的少女貌似非常不情愿地凑过去,触到那有些冰凉的、小了她一圈的手,烦躁地一把抓进自己的口袋。

她把围巾解下,把两个人围在一起,又把脸埋进柔软的针织物里。

 

耳边传来舒缓的音乐,正好配这暖而亮的清晨。

 

“渣渣就是麻烦。”她说。

2017.10.18


-03-

嘉德罗斯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金正躺在她刚买的那个懒人沙发椅上,睡得很香。伴随着浅浅的呼吸,她的身体微微上下起伏着。嘉德罗斯就靠着墙看了她好一会儿。

 

阳光从阳台那儿缓慢地爬进来,稍稍打搅了一室的宁静。嘉德罗斯放下手里提着的两份饭菜,走过去把窗帘拉上了。

然后她回过身来,弯腰拍了拍金的脸颊:“渣渣,快给我起来。”

金哼哼唧唧的,磨蹭着就是不肯起身,反倒还一伸手胡乱抓了两下,拽着嘉德罗斯的领子一起躺倒在沙发椅上。触到嘉德罗斯的视线时,她的笑容明亮如折射光线的水滴。

 

“嘉德罗斯呀,你是不是又大了?”

“对,至少比你大。”

 

嘉德罗斯拎着这小兔崽子的耳朵提起来,勾过两份快餐,粗暴地甩到桌子上,然后按着金的肩膀让她好好坐下吃饭。

“快点别磨蹭。”

“好好,知道啦、知道啦——会赶不上高铁的,对吧?”

金扒拉开那两个塑料袋,献宝似的把其中一份先递给嘉德罗斯。后者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开吃,动作迅速无比,让金叹为观止。她挺喜欢看嘉德罗斯吃东西时的样子的,比她还像个小孩子——尽管她经常被朋友这么说,嘴角时常沾上饭粒,因此她养成了随身带纸巾的习惯。

你问嘉德罗斯?总有人说嘉德罗斯就不像个女生,自然也不能期待她带上纸巾之类的小玩意儿了。

 

“这个,你很喜欢的吧?”金看嘉德罗斯那只剩下白米饭了,只好挑挑拣拣找了块最小的肉递到对方嘴里。

说真的,嘉德罗斯没翻白眼真是涵养足够良好了。

但她还是面目凶狠地一口咬住那两根发白的一次性木筷子,把那上面的肉块连着她所遐想的金的气息一起吞下肚。然后她把空了的饭盒一扔,恰好甩进了垃圾桶。

“赶紧的,还要去坐地铁呢。”

金看着自己还剩了一半的饭菜咽了咽口水,加快了速度大口吞咽起来。啊啊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急啊——是去我家又不是去你家——

 

……

 

等收拾整齐,离高铁发车还剩整整一个小时。算是有些赶了。

嘉德罗斯自然地扯过金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臂弯里,空出来的一只手顺便拂开带起的丝巾。然后她俯身把金跑到身前的发丝都拢到耳后,亲昵地在那只干净圆润的耳朵边说道:“要是赶不上我就把你塞厕所里铺地砖上当垫子睡一晚!”

金立刻举手:“请务必趴着睡!用你脂肪堆积的宝贵的地方温暖一下我吧!”

 

“……”

“……”

 

“靠,你想得太美了,渣渣。”

“人生……就是要靠想象嘛……”金瞟了眼自己对嘉德罗斯遐想已久的那个地方,正直地咳了咳,“咳咳,咱们快点出发吧,再不走真的要迟到了!”

“你也知道啊?是因为谁,自己心里有点B数啊。”

金觉得嘉德罗斯是熄不掉把自己当垫子使的想法了,赶紧拉着对方的手往外飞奔。

 

衣袍翻飞,围巾和丝巾交织在一起,两个女孩子脸上的笑同这午后的阳光像得过分。

2017.11.06


-04-

·瑞姐(爹),凯姐(佬)出场

 

“格瑞——”少女的脑袋突然从桌子侧面冒出来,压低了声音,几乎是用口型在对她说话,“你能不能让我们过去一下啊——”

 

格瑞用眼睛余光瞥了下讲台,老师正巧转过头去写板书。她迅速估算了一下这个知识点需要的书写量和老师的书写速度把时间计算出来——嗯,够用。于是她抱着笔记本让开,头一歪示意嘉德罗斯和金往里走。她一边关注着她们有没有坐好了,一边捏着笔不停记着笔记。

当她坐下来的时候,老师刚好转过身。

 

凯莉凌空抛过来的纸条此时正好掉落在她的脚边:“无事发生,真是太好了呢。”

格瑞蹙紧了一双纤细柳叶眉,倏忽想起她才拉黑了凯莉——全平台的。

她把QQ上的黑名单解除,单手打字:“你又撺掇她们去哪了?这是她们这周第3次迟到了。”

“哎呀,班长大人对那种场所也会感兴趣吗?”

“……总之,别做多余的事。”格瑞的手难得顿了一顿,“今天这种场面,我不希望看到下一次。”

“知、道、了——❥(ゝω・✿)”

格瑞被这颜文字给雷到了,一手抖关了机。

 

没几分钟,下课铃打响。

金蹭着椅子挪到她身边,一把勾住她的臂弯:“嘿嘿,格瑞!你猜我和嘉德罗斯去哪了!”

“我不关心……”

“我们家里哦!姐姐可高兴了呢!做了好多好吃的给我们——”金兴奋地拽着她的胳膊不断地前后甩着,看那样子基本上是不会听她的意见了,“啊对了,你的那一份我给你放寝室了!你们宿舍门锁了,我是爬进去的,厉害吧?”

“太危险了……”

“对了对了,还有!姐姐在家里总是念叨着你呢,说你也不回去看她一下。她都想死你啦!”

“下次再说。”

“我跟你讲啊……这次回去差点就让嘉德罗斯预言成真了!你知道这家伙说什么吗,她居然说赶不上高铁的话就睡厕所,还要拿我当垫子!还好我们在最后一分钟赶上了,从人工检票处跑进去的,可惊险了呢!”

 

这家伙,怎么老是不听人讲话。

格瑞头疼地扶额。她瞥见金的另一边异常沉默的嘉德罗斯,像是感应到了她的视线,对方抬起头向她看过来。

“哼。”

唉,这也是个让人头疼的家伙。

总之,这一次只是侥幸,下一次可能就会遇上喜欢点名的老师了,必须提醒她们才行……

 

“格瑞格瑞,”金出声打断了她的思绪,“你能不能让一下呀,嘉德罗斯要出去……什么?去上厕所为什么要拉着我呀?啊啊好吧好吧我去我去!”

格瑞冷眼看着金发金瞳的女生一边恶狠狠地用眼神威胁金一边貌似得意地瞟向自己,心里生出一股十分微妙的感觉——你是抢妹妹么嘉德罗斯?

另一边金则一脸抱歉地面向她:“不好意思格瑞,我们马上回来啊——”然后就被嘉德罗斯迅速地拖走了。

 

格瑞面上冷漠,心里受累。她一边补着笔记一边重新开机,特意把凯莉找出来重新拉黑——这个人的话真的是一个字都不能信,不,倒不如说,听她扯几乎等于没用。找她套取情报还不如找紫堂幻来得靠谱。

 

同样的地点,不同的时间,相似的情景。

一个金色的脑袋又从桌子旁冒了出来。

格瑞干脆往里挪了两个座位,把她们俩的位置让到了外面。

“啊我的书包快掉了!”金低声喊了一下。没等格瑞去拉起来,嘉德罗斯就先一步拎了上来往外一推,自己顺势先坐进来,又勾住金的手往身旁一扯。

格瑞忽然面无表情地举手问了个问题,而旁边两个金毛也假装起了一脸正直地听课的模样,实际上暗地里你拍我的手我打你掌心玩得不亦乐乎呢,根本不care。

 

格瑞:你们到底去厕所干嘛了给我老实交代另外请接收一下我的脑电波行不行你们不知道这堂课要点名的吗我要模仿你们的声线容易吗还要给你们打掩护让老师知道你们确实到了你们能不能体会一下我的良苦用心以后不要迟到不要早退更不要翘课就算是回家也不行说到底金你给我老实交代为什么会把嘉德罗斯带回家就那个白眼狼?嗯?

格瑞最终什么都没说,她从来不在课上说话。

2017.11.07


-05-

【嘉金】一颗柠檬加上一个橘子


 
评论(15)
热度(51)
画绑雀茶@雀儿茶←超可爱
我爱柠檬,爱死了。
嘉吹金吹,cp观混乱邪恶,杂食严重。指不定哪天我就抽抽写拉郎了,大家都懂的吧?
喜欢瞎逼逼,AT相关的有时会发在这个号上,过一段时间会挪子博去的啦www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