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金】南瓜幽灵重启失败

·原作:《凹凸世界》

·给尾巴爹 @🌴🌴🌴🌺 的生贺_(:з)∠)_迟到了TAT(尾巴爹你现在的昵称用电脑该怎么打你告诉我???)

·参与“嘉金的每一天”第五周关键词创作“惊喜”投稿w

 

-01-

一大早,金揉着自己的脑袋从厚厚的土层里飘出来,用了三秒时间回忆自己是谁、从哪来、要到哪去。他已经对自己一觉醒来就发现被埋了这件事非常习惯了。不管尖叫与否都能顺利穿过土层和那上面乱七八糟的烂叶子来到地面上,那他还不如省点力气。扶好南瓜脑袋,他感到身边刮起了一阵旋风,差点打散了他的身体。本来就还没睡醒的脑子更晕了。

“金!”是凯莉,这位小魔女收起翅膀降落下来,又刮起一阵不小的风,把金稍稍地吹离了地面,“你是猪吗?!居然睡了三百多天!”

金耸了耸肩,刻意忽略了魔女对他使用的侮辱性形容词:“或许是一整年?”

凯莉没好气地说:“你还没那么能睡!今天晚上才是万圣节前夜。”

“居然还没到啊,”金小声地嘀咕着,“紫堂做的魔药不行啊……是不是过期了?”说着他闻了闻身上的味道,那股奇异的魔药香气果然消失了。

“上次做的是喷洒型的吗,那种香水似的玩意儿确实保持不了太久……”凯莉也凑过来嗅了一下,立刻又转过头去,“我就说你们幽灵一族太不方便了,居然不能洗澡?!你刚才又穿过了什么东西?一股腐烂腥臭的气息,要不是怕浪费,我一定要把你塞到从魔女之都刚带回来的新鲜糖浆罐子里去!”

“哇凯莉你也太恐怖了吧!而且你记不记得自己的设定是魔女啊?你的喜好怎么跟魔女差那么远呢!”金闻言迅速飘了起来,径直去找他的老友紫堂幻了——说是这么说,也不知道他那个总是封闭自己的老朋友还记不记得他。

凯莉的呼喊声远远地飘了过来:“哎你还记不记得——”

记得什么?金满脑袋都是问号。凯莉的声音里充斥着幸灾乐祸,他抖了抖,觉得还是不要返回去问比较好。

 

-02-

男巫紫堂幻正抱着自己的三个水晶球睡得正香的时候,忽然梦见自家的水晶球突然合体了并且还变胖了不少,突增的重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最重要的是,合体之后的水晶球居然变色了!三种颜色混杂在一起实在是……微妙不已,仿佛来自异世界的深渊。紫堂幻吓得立刻清醒了过来。

“……”他一眼就看到了蹲在自己床尾的金,“果然是你!金,你怎么提前过来了?”

待他摸索着戴上自己的眼镜才反应过来。他有些担忧地看着金:“金你这又是在哪里睡着了啊?一身的味道没办法洗掉吧?难怪你周围的气压都变了,这味道实在是太浓了……得想点办法。”他把三个水晶球端端正正地摆好造型……不,阵型,它们圈住的地方就发出了一阵柔和的光芒。它扭曲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有的如魔鬼一样凶恶,有的却像果冻一样颤悠悠的。

金在一旁看得都要饿了。虽然他是没法进食的,但是他以前也当过人嘛!他当然知道那个软乎乎的东西有着什么样的魔力,把它吸溜进口腔里的时候能够体会到怎样的顺滑口感,味蕾上爆开的滋味又是多么的甜蜜……他忍不住把那忽闪的光芒看了又看。

像是把它吓到了似的,那团柔光噗地灭了,留下三个归于沉寂宛如陷入了沉睡的水晶球和一瓶药水。那东西形似火焰,同时闪烁着亮金和亮红的颜色——

“又是喷洒型的啊?”金有些失望。

“呃……你知道的,对你来说,没有更好的办法啦……”紫堂幻也有些为难。金的种族太特殊了,没有实体的话,很多魔药都没有用武之地。在找到更好的方法之前,也只能先凑合着用了。

“好吧——那来吧,我准备好了——”金沉痛地、仿佛决心英勇就义一般地拉长声调说道。紫堂幻既无奈又好笑地侧过脸,肩膀一抖一抖地给金从头到脚喷了一遍。

凉丝丝的药水融入南瓜幽灵飘动着的虚幻身体,破旧的斗篷晃动着,宛如水面遭石子激起的波纹。

“这样就可以啦。金,离万圣节前夜还有一段时间,你……”紫堂幻欲言又止。

金打断了他:“好耶!终于可以去找其他人啦!”说着,他飘向了窗户,转过头来对紫堂幻说,“谢谢你紫堂!等会儿我给你带糖果来!”

“哎,等一下金!”

“啊,”还没等紫堂幻说完,金就卡在了墙里,“我卡住了紫堂……”

“抱歉抱歉,昨天刚设下结界,最近游魂太多了——非常不好意思!”

金晃了晃脑袋,不过从紫堂这边看过去只能看到一只硕大的南瓜在墙壁上咕噜噜地滚动。他叫紫堂幻来帮个忙踹他脑袋一脚——男巫怎么可能这么做呢?那太没有教养了!紫堂幻只能指挥着水晶球们利用魔法把南瓜脑袋尽量缩小,让金再尝试一次。

“……紫堂啊,我的脑袋好像变小了欸?”

“对不起……!明天就能变回来了请忍耐一下吧!”

“你也差不多该改一下喜欢宅在家里的毛病了吧,总是这样不出门能行吗?”喜爱亲近阳光的南瓜幽灵如是说。

紫堂幻非常无力:“金,你明明是最没有资格吐槽我的啊!”

“好吧,”金把自己的南瓜脑袋摆正——它现在看上去更像是一顶帽子,“祝你夜晚过得愉快!我先走啦!”

男巫已经转到更里面的屋子里去摆弄他的水晶球了,没听到这句告别。等到他从沉迷魔药炼制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他才忽然想起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啊,忘记告诉金改配方的事情了……!”

 

-03-

金又去见了格瑞,这位冷淡的血族亲王偏好混迹在人群之中教导小孩子们功课。拥有同样习惯的还有狼人银爵,金总觉得那位先生是把人类的小孩当小动物养了。格瑞不一样,他更倾向于研究——他喜欢观察各种各样的事物,让他漫长的生命显得不那么无聊。

金到达格瑞教书的那个教室的时候,那位血族正在给学生们讲述一个久远的故事。那个故事不长,金只听到了末尾的一小段:“……随后,他选择诅咒自己遗忘人类。他的后继者继承了他这一特性。他们只能在万圣节前夜的狂欢时刻想起一切,从夜晚的开始,到黎明微露的那一刻……”

“好了,”格瑞拍了拍手,“故事讲完了,该做测验了。”

“欸——”

金在教室外耸了耸肩,转身离开了。看来现在要找格瑞还有点困难。要是再像上次一样把某个孩子吓哭,格瑞一定会用空间禁锢把他关小黑屋的,唉,灵生艰难啊。

教室里的格瑞先生若有所觉地往他离开的方向望去。是金吗?

他想了想,某个家伙似乎还在魔界忙着批改文件——他知道那种东西,和批改试卷一样枯燥无味,还要忍受种种愚蠢的错误。很锻炼人,也很磨性子。

那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格瑞先生想。他又低下头巡视起教室,偶尔抓起一个小家伙的后领,抖上几下,就会哗啦啦地掉落许多小抄。他往往不会责备孩子们什么,但他总对这种事情充满感慨……

要放在几年前,这种事情几乎是没有的。唉,人类变得也太快了。

“还能去找谁呢……”金单手托着下巴在河边飘,傍晚的河面上粼粼的波光照过来,让他的身体有些发软。

巨大的浑圆的夕阳沉进地平线,河面哧哧起雾,妖魔鬼怪的世界正蠢蠢欲动,想要将人类的世界一并拖入狂欢盛宴之中。

“啊!”金猛地挺直了腰杆,“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04-

作为一个南瓜幽灵,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学会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金深谙此道——开玩笑,他可是在那个敏锐的家伙面前做了无数次尝试呢,怎么可能还像以前一样做不好!

金“跋山涉水”来到一座城堡前,这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他真佩服自己,这么久远的地理位置都能想起来,真的是太厉害了——虽然中途拐了几个小弯,但没关系,他这不是到达目的地了吗!

他这一次依旧选择了窗户。嗯,不觉得飘忽的窗帘和他很相衬吗?再说啦,幽灵不借着窗帘的遮掩吓人那还能叫幽灵吗!

蹲在窗台上,金努力往里面瞧了瞧,没发现嘉德罗斯。他又鼓动着风让它们吹得更加激烈,窗帘布因此哗哗地晃动起来。然而他还是没能从缝隙里瞟到那个又自大又别扭的人类儿童。他只看到满眼的灰尘。

“不应该啊……”金嘟哝着,拨弄着城堡外墙上黑褐干枯的、几乎与墙面融为一体的爬山虎藤条,“怎么什么人都没有?看起来已经很久没住过人了一样。”

“渣渣,你在干什么?”有个人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金反射性地朝后看去,一手还在拨弄藤条:“嘉德罗斯!哇啊啊啊——”

语气从惊喜到惊吓几乎不需要过渡。金眼睁睁地看着嘉德罗斯满覆鳞片的右手插进自己的胸膛,艰难地咽下了“啊,我死了”这种幼稚的台词。眼前这个从身高到体型都比自己要更加突出的男人——虽然怎么看都确实是当初那个小鬼——显然不像小时候那么好糊弄了。

但是,等会?

“等等等等你突然干什么啊?不是,你不是才九岁……哦不,十岁吗?你们人类都吃什么的啊,能长这么快的吗?!”

“切,吵死了渣渣,给我闭嘴!”嘉德罗斯感受到了虚空中传来的隐隐的压制感,很有可能是因为他正处于另一个形态并且表现出了攻击性。他烦躁地啧了一声,干脆变回了人类,只保留了右手的异常状态。

才处理好魔界的事情,刚想回来歇一会就看到这么个鬼鬼祟祟准备吓人的家伙,任谁都得招呼一下的吧?更何况还是个一走就是九年的渣——渣——

只不过是这样抓住,根本没法泄他心头之恨。

“你再跑啊?怎么不跑了?”

金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这个“人类”——或许该叫他不明生物,不过金认出了嘉德罗斯的翅膀,和凯莉的很像,又有些细微的不同,大概、也许、可能……是恶魔?不过这都不重要,关键是,这家伙这是要干什么?拿他当抹布吗?他可以投诉吗?

吃了一嘴灰的金表现出明显的委屈:“我怎么跑了嘛……这不是被你掼在地上当抹布使了——靠嘉德罗斯你能不能先让我起来啊?”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真能给忘了!

他猛地把手抽回,指着窗户说:“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我不想看见你,一秒钟都不想!”

金委屈地往窗帘那蹭两步,用飘动的布帘子遮住自己,只露出一顶南瓜“帽子”还有一双眼睛:“为什么啊?你那么生气干嘛……我们以前玩得那么好……”

“哼,以前?”嘉德罗斯怒极反笑。他勾起嘴角,脸上控制不住地显现出鳞片的痕迹,“你也知道是以前,嗯?九年前?”

金一愣,不小心被窗帘扫过了身体,整个幽灵身体又重新暴露在嘉德罗斯的面前。

“……啊?”

月亮的光线浅浅地浮动着,穿过金的身体照到嘉德罗斯的半边脸上。空气里仍有刚才洋扬起的灰尘洒落,反射了月光之后,就成了一个个白色的光点,美得有些虚幻。

嘉德罗斯深吸了一口气。

幽灵骑士安迷修有一句话说得还是很对的——虽然其他理论都跟放屁似的——人类啊,就是太容易生气,这样不好、不好。幸好他们比较喜欢往前看,好好沟通还是能成为朋友的嘛……

好吧——还是放屁。那样的人类,不是善变就是健忘。什么“往前看”?都是借口罢了。

嘉德罗斯得承认,自己人类的那一部分更倾向于学习眼前这只幽灵——忘了那些糟心事吧,嘉德罗斯。你要知道,所有妖魔鬼怪都清楚一点:别跟南瓜幽灵生气,最后气的只会是你自己,

等他做完心理建设,已经过了午夜了。

 

-05-

黎明将至,金扒在窗台上无聊地数着上下左右爬山虎的分叉点。

嘉德罗斯组织语言也太慢了吧——他到底错过了什么?能让他这么生气,是不是意味着……他真的,坏了大事啊?

金听见背后有着细微的响动,立刻往前翻了个跟头,就在原地转向了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他的眼神游移着,“嗯、就是……对不起……”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说对不起?”嘉德罗斯的脸上神情不明。

“我知道我肯定错过了很多东西……”金瞄一眼嘉德罗斯,鳞片的痕迹虽然消失了,但他可没忘记嘉德罗斯那副姿态。

“所以你得快点补偿我,懂吗?渣渣。”

“我今后给您做牛做马!”

“不,”嘉德罗斯变幻出恶魔的手掌,一把抓过金的衣领,磕上他的脑袋上的南瓜——那是南瓜幽灵们的本质所在,“你要把你的一切都赔给我。”

第一缕阳光跃动而出,打在金的身上,让他浑身酥麻酥麻的。他别扭地动了动破斗篷下颤悠悠的身体:“嘉德罗斯……你别啃啦,我的南瓜不是用来吃的。”

嘉德罗斯脸上柔和下来的神情瞬间僵住。

“哼。”是一个带着怒意,又把惊讶和欢喜埋得很深的单音节,“看来我得把你随身携带,你才能不装糊涂了是吧?”

成为魔王的唯一好处,或许就只有不会被你忘记了。至于所谓的人情伦理——

以前是你来教我,现在,就该反过来了吧?

我可是成人了啊。

嘉德罗斯对着金,露出一个有些狰狞的微笑。鳞片隐隐冒出来,看得金胆战心惊的。

“呃……您说什么是什么,嘉德罗斯大人!”金讨好地说道,暗自祈祷自己不要被嘉德罗斯整得太惨——这难道是以前欺负这家伙欺负得太狠的报应吗!

 

(完)

2017.11.1

 

*格瑞老师的课后阅读题:

1. 金最后没有忘记嘉德罗斯,到底是药水起的作用,还是嘉德罗斯变成了魔王、不再是人类的原因?

2.金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睡的,睡了多久?

3.凯莉为什么说只过了三百多天?

4.求魔女之都与本文背景世界的时间流速比。

5.试论嘉德罗斯的心路历程。

6.附加题:为什么金一睡睡了九年的事迹没能在紫堂幻内心掀起丝毫波澜?


 
评论(30)
热度(88)
画绑雀茶@雀儿茶←超可爱
我爱柠檬,爱死了。
嘉吹金吹,cp观混乱邪恶,杂食严重。指不定哪天我就抽抽写拉郎了,大家都懂的吧?
喜欢瞎逼逼,AT相关的有时会发在这个号上,过一段时间会挪子博去的啦www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