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金】神那伪善的祝福

·原作:《凹凸世界》by七创社

·嘉德罗斯生贺(07.28),我王生日快乐!www大致前提设定为凹凸大赛决赛嘉德罗斯VS金,嘉德罗斯获胜。(暗戳戳想知道有没有人找出彩蛋理清时间线www)

·注意注意,金只有几句话出场_(:з)∠)_对不起。

 

文/末色纸茶

 

楔子

“有些人生来就站在顶点,”他对着那些嘻笑着大肆拿王的轶事做谈资的外来人说道,手指依次敲击着面前的酒杯,发出高低不一的声响,“我圣空星的王就是如此,他的傲慢,自有其资本。”

话音未落,他的手指点到了最后一个酒杯的杯沿,轻轻一推,玻璃杯摔在大理石地板上,粉身碎骨。

 

“那是神对他的祝福,不是你们这些凡人可以置喙的。”

 

“送客。”

 

他把领带松开,叫过一个服务生,把吧台的位置交给了他。自己则走到隔间里,迅速而沉默地换了衣服,乘坐着以最高速度行驶的私人飞船来到王宫。王的臣子们已然队列整齐地聚集到最外围的殿门前,等待王的命令。

他偷眼穿过重重殿门,望向高举王座的嘉德罗斯。

那个傲慢的王者眼神悠远,年纪轻轻,眉目间却带着无声的沧桑。

王抬了抬手,人们便虔诚跪下。

万水千山和宇宙星辰都匍匐在他的眼前。

 

这是新的一年,是嘉德罗斯成为圣空星王的第11年。

同样,也是在那一届凹凸大赛结束后的第11年。

离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渣渣。

已经过去了9年。

 

-1-

时间总是能够冲淡一切,海洋依旧会潮起潮落,星球依旧会沿着轨道一丝不苟地运行。所有的人事物都躲藏在世界的角落里,被灰尘掩埋在时间的回廊上,他们的努力和奋斗不值一提,很快就会被不断向前的隆隆战车碾成粉碎。而那些站在战车驾驶位置上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哪怕有些人脸上没有一点微笑,最终的胜利也毋庸置疑。

渺小的、可悲的、庸庸碌碌的凡人,只配在最底层的星球上整日整日地劳作,为那些更加高等的星球输送一切必需品。

他们形同蝼蚁,终生困守在自己的出生之地,头顶是曝晒的太阳,脚下是滚烫的土地。

他们的眼里没有任何光彩,受人驱使如同牲畜一般。

凡人皆有宿命。这一切都没办法改变。

 

嘉德罗斯曾经是这么想的。

现在,也依旧是。

 

他躺在滑行担架上,手里握着一个箭头样子的项链,捏得很紧,棱角几乎要嵌进肉里。这世界上早就没有能够伤到他的东西了,除非那个藏头露尾的创世神再一次出现向他发起攻击——但是最后赢的,依旧会是他,嘉德罗斯。

而他却恨不得那小小的箭头能够伤到他,就算是一道擦伤也好,让他稍微感受到那家伙的存在吧……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无聊了一点。

 

啊啊,那个渣渣,你怎么还不快点吵起来啊。快给我啰嗦两声啊。

倒是给我说话啊。

快点、来反驳我啊。

 

你不是,最会挑战我了吗?渣——渣——

 

嘉德罗斯牵起嘴角,那绝不是一个笑容。他这样的暴君,即便笑起来也是残酷的、冰冷的、嘲讽的、气势凌人的。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狰狞、疯狂、扭曲到——

像是哭了一样。

 

塞子脱离瓶口,颜色浑浊得仿佛承载了此世全部之恶的液体一点一点进入了口中。那个缩头缩尾的家伙给的东西这么久都没有失效,但是每一次使用,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

失败、失败,还是失败。

嘉德罗斯唯一允许的失败,只有这件事情。

 

身下的担架开始了滑行,慢慢地倾斜,慢慢地将他带入冰凉的营养液的包围中。氧气抽离,他撤去一切防护,感受着如今只比人类顶尖强者好上一些的身体在这样的环境下是怎样被挤压、被束缚,直至完全进入玻璃器皿。

他捂住胸口,箭头和心脏只隔了几层皮肉骨。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在胸腔里滞住,塞满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感情,缓缓膨胀,再一点一点地开始收缩。血液的流转变得极慢,时间的流速也感觉不到。

 

他把自己拥有的一切全部丢下,能力、地位、财富、权势,全都抛弃。只是不顾一切地去追寻一个久远的对手,梦幻如同泡影,虽然被他牢牢记住,却没有在这个世界掀起一点风浪的对手。最后一届凹凸大赛,只有最后的胜者才能被人们记住。其余的一切,全都埋葬在那个“凹凸星球”上,随着圣空星的铁骑将那里夷为平地,过去的一切也全都烟消云散。

或许参赛者们故乡的亲人还记挂着一星半点有关他们的事情,但是一两年之后,也全都会变成轻飘飘的尘埃,被烟囱口的炊烟一搅,就不得不飘散了。

谁也不会再记得,连他们是否曾经存在都遭到了质疑。

而嘉德罗斯,毫不怀疑那个人的存在,也从未失去寻找的信心,因为他一直都在这么做,不惜一切代价。

 

那个名叫金的渣渣,他要把他从时间的坟墓里揪出来,带回到自己的身边。

 

第727次。并非尝试,而是又一次全力以赴的战斗。

异样的烦躁感。2年。

心脏几乎要爆炸。9年。

冰凉的感觉,不只是营养液。11年。

他就和刚刚出生于圣空星禁忌的研究所内一样,过于急切、过于暴躁,眼前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想冲出去大闹一场,破坏一切能够破坏的东西,直到获得平静都不准备停下来。

而当他真正陷入梦境之后,他所感受到的,却多了一丝丝似是而非的温暖。

是金啊。

箭头在营养液里悬浮着,沉默不已。

 

只是忽然之间,反而像是梦醒了一样。

嘉德罗斯感到头顶笼罩着太阳,知了没完没了地叫着,他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头脑开始飞速思考起来,把他和金相处过的全部细节一个不漏地放映了一遍,脑内的胶片播放得飞快,快到脚步声响起、落下,他已经像是走过了一生。

“嘉——德——罗——斯——快起来啦!”

那个熟悉的、白痴一样的笑容果然在眼前绽放开来了。

他再次捂住胸口,无法克制的跳动在那一时刻爆发开来。每一次每一次,只要快进到这个画面,再一睁眼,他就像是无可救药地心动了两次一样。

一模一样的时间,一模一样的毫无理由。

平常得连一点特殊之处都没有。

只是在不断重复的轮回里,稍微变得不同寻常了一点。

 

-2-

第727次的轮回,借由名为“逆转”的安眠药水提取记忆做成的虚假梦境。他来到这里,是为了扭转过去曾经上演过的事实,把拥有这样白痴笑容的渣渣带出去,这个药水有着这样的功效,只要金能够脱离这个虚假的梦境,就能在一瞬间化虚为实。

在凹凸大赛决赛中灰飞烟灭的金,就能活生生地站到他的身边。

只是想想,嘉德罗斯就感到全身颤抖不已,兴奋感经由脊髓从头延伸到脚。他甚至能听到脑内神经电流的声音。

 

嘉德罗斯伸出手,握住金,稍一使力就把对方抱进了怀里:“好热,不想起来。”他控制不住不断流泻而出的复杂情感,控制不住扭断对方手脚直接带走的冲动,控制不住自己阴暗的心思,更控制不住忽然流出的泪水。

他只有紧紧地箍住金,用尽全身力气,像是要把金揉进自己的血肉里。他把脸靠在金的肩窝上,眼泪随着元力的运转瞬间蒸干,脸上也不留一点痕迹。盛夏黏稠而火热的空气和单调却繁盛的蝉鸣凑得很近,但这一切仿佛都和他们两个无关。

 

接下来,再喊我一次。

 

“嘉德罗斯?你怎么了?”

 

你的声音随着风传到我的耳边。我会跟你说没关系,然后抱着你再次睡过去。起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你气鼓鼓地跟我说又错过了一次午餐时间。我一向对这种事情无所谓,反正在这个“无人之界”里,我们根本不需要进食。但你对此异常认真,花费精力在计算时间和做饭烧菜上,一点也不会不耐烦,甚至还会笑得非常开心。

 

这是轮回之后才会发生的事情。轮回之前,一切都像灾难一样。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之间的关系糟糕、气氛僵硬,只会打架。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学会相互抚慰,从来都没有所谓的感情产生。

我曾无数次想过,我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你,但都没有得到答案。因为我根本不知道那算不算得上喜欢。

金,你这个渣渣,为什么要对我露出那样的笑呢?明明我是你的对手,是敌人。

 

明明,是你让我开始脆弱起来的。为什么不负起你的责任来?

 

“嘉德罗斯,我们停战吧。”

 

感情的产生就如同火山爆发,和平的日常生活中一次偶然的心跳加速催生滚烫的岩浆,从火山口喷涌出来,将心脏和头脑彻底摧毁。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创世神正在让这个世界慢慢崩坏……他想要我们互相战斗,直到其中一个死去为止。”

 

嘉德罗斯早就变得不正常了,他不像从前那样目空一切,他心里装进了一个人。

金不只是已经受他认可的对手,更是让他开始在意的存在。

战斗只能点到为止,渣渣。别老是弄得自己一身伤,多用用你的矢量坚盾不会吗?

 

“日常生活结束了。来吧,约好的最后一战。”

 

他感受到了,从指尖传来的异样的波动。耳边听到了仿佛齿轮转动的声音,那是时间轴的运转声响,一点一点地,把金推向前方,带离他的身边。

罡风吹过,那个总是吵吵闹闹的渣渣,无声无息地不见了。

他又一次胜利了,舍弃了对日常生活的享受,舍弃了战斗的快感,他却依旧胜利了。

 

嘉德罗斯向后坠落,于是梦醒了。

 

-3-

因为那是——

未来发生的事情啊。

 

一切的一切,进入凹凸大赛,开始决赛,和金的一次次战斗,互相纠缠,至死方休。到头来,已经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了。

原来,那居然是下一次轮回吗。

所谓扭转过去的事实,根本无法实现。“逆转”所提取的记忆属于未来的嘉德罗斯,属于又一次进入轮回的嘉德罗斯。

只要他继续固执下去,只要他继续追寻下去,他就不可能把金从那个地方带出来。

永远不可能。

 

哈,开什么玩笑,这不就是浪费时间吗?

 

但是,管他什么浪费时间,他有足够的时间用来浪费。一年不行那就两年,他已经等了九年,连这点时间都等不起的话,岂不是更浪费吗?就算这一切都是假的,他也会让这一切变成真实。

他是圣空星的王。

是整个凹凸世界的王。

凌驾于所有星球的顶端,君临于这个世界的巅峰之上。

区区的未来,也终将被他的战车碾过,踏成粉碎。

 

这是我的世界。我的东西。

时间?空间?神使?创世神?

不管是什么玩意儿,给我听话一点啊。

乖乖地,待在原地别动,别想耍花招,也别搞小动作。

 

那家伙,只有那个渣渣,你们必须给我还回来。

 

一阵水声响起,嘉德罗斯离开装满营养液的玻璃罐子,随手拿起一件外套披上。立刻就有人进来服侍他穿衣,另外有个人在旁边报告今日行程。

他握住那人正不断书写着的笔,“咔嚓”一声扭断。反手揪住那个人的衣领带到身前,语气冰冷可怕:“立刻安排下一次,朝会之后我要看到结果。”

“是、是!”

 

他是傲慢的王者,只需要不断地下达命令,便会有人前仆后继地来为他实行。哪怕他的行为是在损耗他自身,底下的人也丝毫不敢怠慢。他们有些时候就如同机器,连一点属于自己的情感都没有。比他当年的属下差远了。

但是这些人很好用,没有必要的东西最好不要有,不然只会落得粉身碎骨。

万劫不复。

 

就和雷德一样。

就像他一样。

 

身体一次一次到达极限,即便他的实力强过创世神,此时此刻也被身体拖了后腿。“逆转”的侵蚀效果比他想的还要深,侵蚀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但是所谓王啊,就是哪怕千钧重担压在肩上,哪怕离火滔天吞噬己身,也能踏破苍穹,傲视众生。

 

他嘉德罗斯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不成的。

 

-4-

“逆转”。

创世神交给他的时候曾说,这是极为邪恶的药水,看似温和无害,实则聚集了世间最大的恶意。即便是以嘉德罗斯的实力,一年一次也已经是极限。

 

从意识到自己喜欢上金开始,第一年,用了1次。

之后的一整年时间都用来思念。

 

第二年,用了1次。

快要发疯。

在无意识中拆了宫殿。

 

第三年开始,一个月1次。

第五年,一周1次。

第七年,一天1次。

嘉德罗斯终于把自己的身体搞坏了。

 

第八年,断断续续,184次。

 

现在是第九年。今天是圣空星最为盛大的节日。

 

第728次。

渣渣,这是最后一次了。

你再敢挣脱我的手,我就拉你一起下地狱。

你再也别想离开我的视线。

 

嘉德罗斯喝下药水,坠入梦境。

(完)

2017.07.22


 
评论(11)
热度(254)
画绑雀茶@雀儿茶←超可爱
我爱柠檬,爱死了。
嘉吹金吹,cp观混乱邪恶,杂食严重。指不定哪天我就抽抽写拉郎了,大家都懂的吧?
喜欢瞎逼逼,AT相关的有时会发在这个号上,过一段时间会挪子博去的啦www
© 末色纸茶 | Powered by LOFTER